近年來有幾件性質相近的花生,劇本是這樣的:參與社運的女性在公開的照片現身,這些照片可以在社運或非社運期間被拍攝,可以是自拍也可以是被拍。陌生人(許多時候是政見不同者)以含有性暗示的口吻評論她們的身體部位,她們高調反擊(如果視而不見事件就不能演變成花生了),路人們有的批評陌生人,有的批評她們小題大做。

你又不是我的朋友:雙重標準?

有人認為該女的友人同樣以含有性暗示的口吻評論她們的身體部位,卻沒有遭受抗議,質疑這些女子雙重標準。然而,同樣的話,熟的人和不熟的人講,意義本就不同。同樣是「屌你老母」,老朋友間可能是親切的早晨之意,陌生人對你講卻是撩交打。同理,一個人(無論男女)若較能容忍相熟者的黃色笑話,卻將陌生人的性暗示視為冒犯,也是合理的。

讚你都唔得?:我們不能抽離社會脈絡討論事情

社會含義中,不同部位本來就與性有不同程度的連結。男人誇女人的腿美,很正常;男人誇女人的腳趾美,多少有點性暗示;男人誇女人的乳房很大,一般被視為性騷擾。我們活到這個年紀,實在不必假裝天真地認為所有身體部位都平等,所有人都平等。

將針對個人的冒犯行為化約為冒犯所有女性

然而,陌生人的性暗示無疑冒犯了特定人士,是否能將針對個人的冒犯行為視為不尊重某個特定性別,卻可商榷。如果將這種行為視為不尊重女性,則有此潛台詞:

任何陌生人當著任何女性的面評論她的、與性聯結度較高的身體部位,都是不尊重對方,而且此規則適用於所有女性。

這有點Ambiguous,考量到每個女性的底線不同,將針對個人的冒犯行為,解讀為不尊重女性,似乎有點嚴苛。另一個approach如下

1. 對方冒犯自己:這點就很自由心證了,政見不同者嫌疑較高。
2. 對方冒犯女性:對方將「當著某女的面評論她的、與性聯結度較高的身體部位」與侮辱的意圖連結起來,這冒犯了所有女性的身體。(土地不是商品的身體版-身體不是用以侮辱的工具。而的確,同樣是人身攻擊,女性的身體似乎更易被男性的身體當成攻擊的工具?)

這個解讀倒是可能的。雖然很後設,很迂迴,但說得通。

消費社運女性身體的外部成本

社運性騷擾(?)除了會將焦點轉向與議題無關的事情外,其最大的危機就是其外部成本。一個家庭任由庭園中雜草叢生,不是大問題。然而要是每家每戶都不整理庭園,城市就會變得很醜。

同理,一個社運女性被陌生人抽兩句水,或許未必是大事,然而若拿參政女生的肉體抽水成為常態,就會令社運整體瑣碎化,膠化,其巨大的外部成本,最終要由整個社運圈承受。

污名女性與女性的性:為甚麼社運女性不是支持性自主卻對人身攻擊小題大做的偽善者
論物化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