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人廚子一文—《你會跟左膠、五毛和港豬說話嗎? 我每天都會》,要說服他人,先要 speak in the same language—用他們一貫使用的言詞去游說對方。雨革過後,人心仍未昇華,思維仍在停留搵食模式,不明白生活上所有細節都可以搞垮一個人或一眾人。即使新聞上時有報導外國的示威遊行,於臉書或現實上有人討論鉛水毒人等,人們都只是放手不管,馬照炮舞照跳,大多數就是素人不於對象的處境設想,speak in their same language。不過,部份讀者會問:我跟藍絲、左膠、港豬他們都是好朋友好同事,間中都約出來飲杯,又為何難以說服他人,支持自己立場乜乜乜呢?
 
以下我的回應,就是指出如何speak in their same language,去游說他人。
 

第一,就是Building rapport 。

 
Rapport就是跟對象的親密關系,或互相。信任,安全感,從來都是一種感覺。我倚賴你,你倚賴我,就是基於雙方的情感或主觀感。主觀感,就是初次見面或頭幾次見面時的印象,透過傾計,講笑,去找出雙方的共鳴點。如果對方有求於你,固然可以借用此等倚靠去慢慢建立關係。否則,就要小心經營,找出雙方共鳴。雙方,自然會互相友好、互相吸引、互相傾慕。不過,如果你想主動,游說你身邊的人,你一定要先稍為離群,用心聽其言、觀其行,了解對方背景、事蹟、言論,從而推敲他人的思路和作風。一般人遇到立場相異的言行,例如林忌跟維尼的爭執、之鋒眾人打「X」字阻人柴台升旗,就自然會情感先於理性,「係咪都屌咗先」。一般情況下,就是「屌咗先」,然後「on9嘢唔想理」,到了日後對方學精了,你再用昔日邏輯推倒對方,就失敗了,反被駁斥一番。所以,就要先放下自己的情感偏見,了解對方、事蹟、言論,慢慢跟對方談話。
 

第二,就是 Mirroring。

 
顧名意義,就是模仿對方,令對方好似看見自己,模糊我者和他者的意識形態。過程給下:如有機會跟對方談話,就投其所好:由模仿他們的言行或思路(Mirroring)、共同興趣、到共同理想或共同利益。當然,Mirroring 同樣有手段高低之分,視乎閣下觀察力。單是鸚鵡學舌,抄襲他人言論成為自己的,對方只會覺得你不能推倒我,只是學他人說什麼你照跟,從來沒有消化或再思考。如果,經你思考,用他們一貫言詞、語速、作句、什至口頭禪、呼吸節奏、停頓位‥‥‥等,靈活模仿,用心游說,大事可成。這不等同偽裝。因為偽裝,是單方面模仿,再假用對方言行、權限去欺騙。而 Mirroring,是一種你我互相模仿,深入交流的過程。你模仿對方時,對方由於分不清你我的意識,自然都會模仿你。相互影響之下,對方都會逐步了解自己的觀點、想法。自己都可以根據對方面部表情的瞬息變化,感受到弦外之音。
 

第三,就是置入隱藏訊息(hidden message)平日的對話。

 
學術一點,就叫Embedded command。透過雙方的對話,將你心中的隱藏訊息,潛入對方的潛意識,慢慢引導到你心中的思路。大部份人一般都用視覺去接收訊息和學習。聆聽他人或直接模仿動作則比較少。
 

回到觀察別人是屬於視覺、聽覺還是觸覺型人,然後投其所好,用他們接收訊息的渠道去游說之。當然,製圖,info-graph 能比千字文直觀,更影令對象了解你的所思所想。不過,如果你游說他人,可以事先鋪設幾個情節,再建議一個渠道去帶出隱藏訊息,就更佳。上世紀五十年代的「爆谷實驗」,即使電影片段如何,只要放下載有「吃爆谷」、「飲可樂」的訊息,到銀幕上,以三千份之一秒的時候間中出現,就可以驅使眾人購買爆谷和可樂。即使對方不相信有潛意識洗腦,都會因為你多次重覆帶出隱藏訊息,什至利用 Role-Model,對方朋友跟從你的例子再加游說,意志再堅決的人,即使不相信你的言行,都會他朋友的言行或決定。
 

 

信任是一種感覺。游說對方,對方不一定會支持你的主張,不過都會對你這個人友好。人有同情先於理解,情感先於理智的漏洞,成功游說他人的案例,不一定是贊同你的主張,而是覺得你個人好nice。只要對方仍繼續向你友好,繼續傾計,你已經成功了一半。

P.S. 附上以下書本介紹:
Mind Control Mastery: Successful Guide to Human Psychology and Manipulation, Persuasion and Dece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