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說:「香港歷史是需要重寫的。」

這句說話在筆者修讀過香港中學文憑試世界歷史科之後,有極深刻的感受……

新高中中學文憑試世史科包括:歐洲史﹑中國史﹑日本史﹑香港史﹑東南亞史等,但全部僅是由1900至2000年的世界歷史,既不深入,也不全面,比舊學制所涉獵的範圍更小。

例如,筆者認為學習日本史應該由鎖國(1600–1868年)後期開始讀起,連「黑船來河」(美國要求日本開國)的歷史事件都不知道,筆者覺得說自己中學讀過歷史或者是歷史人真的是於心有愧。

說到香港史,更加是一塌糊塗!中學的香港史只集中提及香港的人口轉變、社會結構、都市化如何影響香港的政治和經濟發展,而政制發展和英治時期的特色只佔小部分,有很多重大的香港歷史事件只是輕描淡寫,例如︰省港大罷工(1925-1926年)、香港保衛戰(1941年)、九龍騷動和六七暴動(1966–67年)等都只是走馬看花的帶過,更加將六七暴動發生的主要原因歸咎於香港人當時對港督在政治和社會福行政策的不滿,而沒有提及在六七暴動期間,共產黨和國民黨左右派在香港之爭,文革的影響為其真正的主因。

此外,據筆者所知,香港保衛戰經常被訪間誤說為中共的幫助才能使當時的香港脫離困境,更說英軍在當時是拱手相讓香港給日本人,但事實上,儘管英軍的確是計劃欠當,但有很多英軍卻是堅守到最後一刻,走在前線抵擋荷槍實彈,如加拿大軍人軍士長約翰.奧斯本(John Robert Osborn, VC),明知加軍比日軍人數少,依然英勇出戰,保衛香港。這些重要的歷史事件塑造成今日的香港,但中學的歷史科只是輕輕提及,不當是一回事,甚至完全不提及,卻著重在一些社會經濟發展當作是香港歷史發展的大部分。筆者認為考評局是有意讓中學生避免學習有關香港史的關鍵歷史事件,以淡化學生對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感。

另一方面,更糟的是,中學文憑試的香港史主張以中國的角度來觀香港史,強調中國因素主導香港的政治、經濟、社會發展,例如,移民因素(「內地同胞」因戰亂逃難到港)是香港人口轉變的主要因素,更為香港帶來低廉和大量的勞動力以及在韓戰(1950-53年)期間聯合國對中國實施禁運,逼使香港在60-70年代由轉口貿易轉型為工業城市,促進香港工業化發展;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為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帶來機遇和方向。

以上提及的例子,都以中國因素主導和左右香港的發展,告訴學生香港之有今日的發展都是在回應中國大陸的發展進程,指出香港必須依靠大陸,單一以中國的角度來觀香港史,其實並不全面,可見其實國民教育的尾巴從來沒有徹底清除……

縱觀歷史的教訓,現今的政治和社會發展方向會直接影響怎樣詮釋香港過去的歷史發展,正如現今的建國派或本土派陣容頂盛,氣勢愈趨強大之時,未來會愈來愈多人會立足於香港角度出發描述香港的歷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政治背景,演繹歷史的角度都會不同,然而筆者認為,以中學文憑試的歷史科而言,既然歐洲史、日本史、中國史、東南亞史,都是以該國本土的角度出發,香港史也應該立足本土角度出發,重現真真正正而沒有被歪曲史實的香港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