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投稿《聚言時報》,問了時報諸位朋友的三條問題:「究竟你們打算革命嗎?你們的革命有流血的準備嗎?還是你們認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和你煮飯仔的對手?」

「究竟你們打算革命嗎?」問這個問題的人,一定不當「雨傘革命」是一場革命,只是一場運動而已。否則一早已經發生過的事,不會再追問「你們是不是真的打算做?」雖然筆者也認同【只有不夠五天壽命的雨傘革命】只是曇花一現,但是九月二十八號晚,那些勇敢地站出來的香港人,面對黑警「速離否則開槍」的横額,誰敢一口咬定他們沒有流血的準備?還是他們全部都是需要重新接受林忌「再教育」,明白【政治不是煮飯仔】這個「道理」的「小朋友」?否則的話,「你們的革命有流血的準備嗎?」這條問題,是不是侮辱了不怕港共兵團用長槍掃描威嚇的一眾義士?也侮辱了在雨傘革命、佔領運動,和及後光復行動,在鏡頭前和鏡頭後流過血的一眾義士?林忌嘲笑某些義士被捕後沒有法律常識,出事後只懂得「哭求泛民主派的義務律師」。這種「都叫咗你唔好咁啦!出事喇,抵你死!」的嘲笑,其實只是表明自己的政見立場。如果筆者如林忌般有能力擔當義務律師,定必憑良心為義士的不幸被捕全力協助,而不是冷言冷語的到今天仍然對義士不停耻笑。

林忌在文中提醒筆者和朋友在高談政治時,說到三個暗殺的例子;但是三個例子,都是在彼岸台灣發生的事,卻沒有用我們現在的對手、中國共產黨暗殺的事例。既然林忌提到「斬全家」,筆者便說一下共產黨在上世紀三十年代,把「魔術師」顧順章全家滅口的故事。

顧順章是當時中共中央特務組織的首領,平時會化裝易容為魔術師,以表演魔術之名混入群眾之中「工作」。1931年4月底,顧順章被投靠國民黨的前共產黨員在漢口認出身份,旋即被國民黨拘捕。官拜中共中央委員的惲代英,被國民黨捕獲差不多一年,不過一直沒有被國民黨確認出真正身份。就在顧順章被捕後五日,惲代英在南京軍人監獄遭處決。共產黨在國民黨內的間諜通報消息,中共相信顧順章已經叛變投敵。身處上海的中共中央和所有共產黨高層危在旦夕,有名字家傳戶曉的周恩來、鄧小平和陳雲,也有及後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第一把交椅的王明、博古和張聞天。共產黨逐決定把顧順章的家人滅門,亦即「斬全家」。由周恩來親自指揮,康生為副手,沒有開槍,也沒有舞刀弄劍,只把顧順章的家人一個一個用繩勒死。周恩來故意把一個12歲的男孩放生,令謀殺案最終曝光。兩個月後,上海法租界的不同住址掘出幾十具屍體,死狀可佈,令全國震驚。

顧順章的叛變,改寫了中共按照馬列主義的理論在城市搞工人運動的路線。朱德毛澤東在1927年國民黨開始剿共之後,跑到江西井崗山建立根據地,興高采烈高叫「以農村包圍城市」;上海的根據地立足不住了,奠定了中共中央把重心從城市遷往農村的誘因。中共中央機關從上海遷往江西瑞金,在江西中央蘇區建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此為後話。

至於林忌的第三條問題:中國共產黨是怎麼樣的一個對手,筆者在兩個星期前【共產黨什麼時候會血洗香港】一文中,已經清楚表達。如果十幾年前鄭經瀚被斬那一單血案不計入共產黨的帳,那麼去年初劉進圖被斬那一單,可以入共產黨數了吧?中共真的要「斬你全家」,閣下真的幻想因為自己走「議會路線」便可以令中共「一念之仁」,不痛下毒手?劉進圖不論在受襲前後,仍然堅持社會要有中間派的聲音呢。這樣說,希望不會令林忌的「不安因子」飊升得太高。筆者提出「不安因子」這個概念,當然有點「搞笑成份」,不過不是為了嘲笑其他人;這個「不安因子」,事實上如【林忌的「不安因子」】一文中分析,絕對對個人的政見有很大的影響力。

最後還應該多謝林忌投稿《聚言時報》。大家寫文章把道理說個清楚明白,總比你一言我一語的人身攻擊來的有意義呢。

【只有不夠五天壽命的雨傘革命】: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0/04/22267/
【共產黨什麼時候會血洗香港】: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0/04/22267/
【林忌的「不安因子」】: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0/17/22882/
【政治不是煮飯仔】: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0/17/22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