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到一位署名「何人可」的文章,方知道原來在「何人可」眼中,在一篇由「五毛鬼」所寫《消滅黃之鋒即救港》文章中提及,「必須用盡一切手段把黃之鋒從政壇 上除去」,原來是代表「消滅」兩個字並不等同「殺死」;至於「用盡一切手段把黃之鋒從政壇上除去」,「唔知有冇」包括林忌所提出的「暗殺、插贓嫁禍、殺人 放火、斬佢全家」;我希望這位何人可君以及其朋友,在高談政治之前,也許請認識一下一位原名叫劉宜良,筆名為做「江南」的台灣作家,他寫了一本書叫做《蔣 經國傳》,於1984年10月15在美國遭到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僱用的台灣黑道份子刺殺身亡。根據坊間相信的說法,中華民國政府方面雖然承認江南案為該 國情報局官員主使,但仍強調本案乃情報局官員獨斷專行所致,而非由高層授意。

另外如果聚言時報有些朋友常談及「本土」,還請留意一下一海之隔,是如何爭取本土主義的;1980年2月28日,著名美麗島事件被告林義雄,其位在台北市 家的的母親游阿妹,及七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被刺殺身亡,九歲長女林奐均受重傷。一年之後的1981年 7月2日,則有另一位著名的陳文成教授,全家由美國返台探親期間,被三名警備總部人員帶走約談。於第二日清晨被人發現陳屍於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

經歷了暗角七警,由元朗以黑幫打人,到旺角以黑幫打到市民與學生浴血之後,再加上今年初發生一宗離奇的「西貢蠔涌亞視舊廠房搜出爆炸品事件」,即一度被警 方說成的「本土組織」,後修正為「本地激進組織」之後,如果有些朋友仍然天真高談革命,更恥笑他人「不安」及「為何不敢衝之前」,謹希望各位年輕的朋友, 在說上述的勇敢的宣言之前,先問問自己有沒有面對有如台灣爭取本土運動的流血準備,又或者一些人假冒本土組織,犯下上述血案,例如真的發生一些爆炸品或者 流血再嫁禍給民主派或本土派或任何派別的準備。如果認為上述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又或者根本沒有準備過發生,甚至好似遮打或雨傘之革命或運動期間,絕大部 份被捕人士之對法律缺乏概念,多宗案件出現一些屈打成招,或者在沒有保障之下落口供,甚至驚慌之極卻不斷哭求律師的場面,則是有如陷同志於不義;如果從來 沒有想過,甚至否定此可能,則呼籲重溫一下十多年前黃毓民先生在商台《政是有心人》的錄音,當年的他常常提及毛澤東年輕時的一句說話:「革命不是請客吃 飯」,更不是小朋友幻想安全的煮飯仔(台灣叫做家家酒)。

至於有位名為維尼的時報編輯,則更是這類空談空想的狂生典型;此君質疑林忌質疑其「先消滅泛民」路線時,有如當年要「國共合作,聯手抗日」先害蔣介石於不 義云云;林忌再在此澄清,本人從來都支持「先安內,後攘外」的,但請先搞清楚你是蔣介石,或是一個沒有人沒有錢沒有軍隊的狂想書生,不要好似1945年4 月的希特拉,在自己的幻想中調動從不存在的部隊「先滅泛民」或者「滅共產黨」,又或者好似日本田中芳樹小說及漫畫《銀河英雄傳說》中一個叫做霍克准將的角 色,由一位神經性盲目患者導致二千萬人白死。

記得 2007 年4 月時我曾經和黃毓民先生,在蘋果日報、博客以至他的網台筆戰口戰過,當年林忌問了他一條問題,令他大動肝火。當年我問黃毓民先生:「你打算革命嗎?」他反 認為我以「革命嗎?」來問,是「妖魔化」他當年所創立的政黨社民連;他澄清說不會搞革命;當然八年過去,他的答案或者會完全不同,不過我也同樣想向聚言時 報的諸位朋友問三條問題:究竟你們打算革命嗎?你們的革命有流血的準備嗎?還是你們認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和你煮飯仔的對手?

最後補充一句,林忌提出上述問題,和聚言提及潘小濤於2014年9月30晚所呼籲不要衝擊升旗禮,是完全不同的。林忌從來不反對你去,卻只反對你們敢寫出「用盡一切手段把黃之鋒從政壇上除去」,原來所謂「用盡一切手段」就有如梁振英的語言偽術的「港人港地」般,是得個「講」字,即盡不是盡,一切不是一切,手段是完全合法和理非非的手段,朋友,希望你們誠實一點吧,不要學梁振英啊!

利申一下,在2014年9 月28 晚,林忌多次在Facebook反駁包括熱血時報、學聯等未經證實就胡亂播散「已經開槍」,然後自亂陣腳的消息,更和一些傳媒朋友、網友與認識槍械的朋 友,辨認及否定所謂來自學生組織的「子彈證據相片」──查為催淚彈殼;在2014年9月30晚,林忌在Facebook 反駁多人要求10月1 號不要去灣仔金紫荊的呼籲,只是指出金紫荊的地形三面環海,是沒有補給的絕路,因此示威可,勿佔領作為長久陣地。

謹希望各位勇士,吸收今次事件的教訓,不要胡亂寫甚麼「用盡一切手段把 X X X 除去」,以免一日有勇士受到各位感召,作出勇武行為時,竟發現原來全屬口頭勇武,最後形單隻影而認真就輸了,到時又要哭求泛民主派的義務律師,希望不要遇 到話要收你兩萬蚊一小時再轉飛行模式果位,我們的煩惱將會少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