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言時報》一篇文章引致《福佳始終有你》的創作者林忌強烈不安,似乎一度欲報之官衙,將一眾恐怖編輯繩之於法。

我發現林忌對黃同學有一種近乎盲目的溺愛,例如日前《聚言》報導黃與李啟迪對談,轉載黃的發言,[1]林忌也要指責我們誤導,要我們更正。

然後《聚言》刊登一篇言辭偏激的投稿,作者說要「消滅黃之鋒」。個人認為文章內容確實教人側目,但林忌的反應比之該文卻有過之而無不及,言語間似乎要編輯們為投稿言論負上法律責任。

要不是黃之鋒有了錢詩文,我定會浮想聯翩,有一些怪怪的結論跑出來。

但我想林忌只是愛才。誠然黃之鋒的論述能力、膽識以至行動力皆遠超泛民政客,只要他願意,不但議席,連泛民共主之位也是唾手可得。

然而我猜想黃之鋒志向不僅在此,才會主動說要親手除下自己的學生光環,他已成年,也快將畢業,沒可能永遠以學生身份迴避各種攻訐,不管這些批評是有理抑或無理他都得接受。他若要從政,甚或要在香港民主運動上得到更大成就,就要從現在開始成長並接受這種考驗。

像林忌所言,要講革命就要預備革命帶來的可怕後果,選擇做一個政客,難道每次面對挑釁都要有一個林大將軍在前面保駕護航?之鋒都決定要走出温室,倒有些怪獸家長拼命呵護,以為這樣對他就是好事?

像黃之鋒選擇中國藉是個人自由一樣,林忌要去報黑警把我們抓起來也是他的權利,我會做好心理準備。但是林忌兄,還是放手讓之鋒自己面對吧,若他連五毛鬼一篇爛文章都受不了,又如何領導偉大的泛民參與日後的修憲運動呢?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圖片來自:FACEBOOK:趙雲

    圖片來自:FACEBOOK:趙雲

    圖片來自:FACEBOOK:趙雲

    圖片來自:FACEBOOK:趙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