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的一篇投稿《消滅黃之鋒即救港》引起林忌的「非常恐怖,極之不安」,繼而把矛頭指向時報。此番爭論,亦引發林忌表達「含淚支持泛民」的理論(圖一),他認為泛民不可替代,唱衰泛民,泛民輸哂,會令共產黨嬴出議會,香港就玩完了。簡單講,天真的林忌認為香港生死存亡關鍵真的在議會政治中。

圖一

圖一

撇除文章的爭辯,因為太硬膠了不討論。我在此向林忌及其支持者呼籲,我全力支持林忌堅持己見,貫徹理念,繼續擁護泛民主派,尤其他口中的本土泛民(毛孟靜、范國威),以及黃之鋒。

黃之鋒是一個支持中國夢,過去反對本土,嘲笑制憲不切實際,如今卻「忽然本土」,支持制憲見風使舵的小政棍。我只知道這種人不可信,至於泛民及本土泛民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我亦樂見林忌吹捧黃之鋒、泛民,繼續幫泛民黨羽站台,為其做文宣。

在此簡單分析事態的兩種可能:
一、黃之鋒、泛民、林忌等人,因出賣香港的立場,最終被香港人唾棄自滅。
二、他們成功騎劫本土議程,轉型本土派,繼續主導維穩抗爭。

這兩種可能性,都是我樂見的。我認為香港人是應有此報,不被黃之鋒撤底出賣一次,他們是不會醒悟。情況如當年中國人越窮,就越支持共產主義一樣。香港因他們賣港而更不堪,反而令更多人支持本土主義。所以我樂見林忌這種人支持黃之鋒、泛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