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看法其實可能會略有冒犯。

我看電競相關的討論, 看到大部份的情況, 都是洋務運動的理念。

滿清看到外國船堅炮利, 覺得要不被別人欺負, 滿清也必須船堅炮利,當告訴滿清, 你要船堅炮利, 就須要使社會有充足的科學教育, 科學精神,有企業家精神, 有足夠的科學家, 工程師, 工匠, 先發展出航運業, 再發展出造船業, 把整個產業鏈結成, 最後才會導致船堅炮利。 這問題就出來。

 

圖片:2012第二屆「英雄聯盟」世界冠軍「台北暗殺星--TPA」(摘自Riot Games官方網站)

圖片:2012第二屆「英雄聯盟」世界冠軍「台北暗殺星–TPA」(摘自Riot Games官方網站)

因為滿清又理解到, 你要求士大夫去當科學家是不可能的, 滿清的文化就是科舉, 那些人因為一直都讀聖賢書, 所以要他們去尊重科學, 做這個不可能, 做那個不願意, 那些官僚組織根本做不到, 那些既得利益者也不想做, 所以要從基礎的教育, 科學, 社會, 產業去建構整個體系不可能。 在別處可行。但這裡是大清, 大清的習慣就是不可行。

但船堅炮利的列強打得贏仗可以得到國家利益是事實, 所以要怎樣? 去到最後的結果就是直接去購買洋艦洋炮, 直接否認必須在後面結構好所有社會結構, 才能夠船堅炮利。 直接跳到結論, 我就是要船堅炮利, 但改變社會的基礎結構這件事太難, 所以我直接覺得是不必要的, 「船堅炮利」就好。

結果就是直接輸入外國戰艦, 輪船, 弄出北洋艦隊。 全部都是外來輸入的,而且基本上這支艦隊沒有甚麼經濟效益, 就只是為了「別人船堅炮利我也要」這個理由, 為燒錢而燒錢。

至於整個產業鏈和社會結構呢? 滿清會認為, 這是可以被跳過的, 別人要有產業鏈才船堅炮利, 咱們大清, 則可以只船堅炮利而沒有產業鏈。

當涉及架構產業鏈, 就會出現很多現實的問題, 這些現實問題, 除了技術問題外, 還有人性, 怯懦, 保守, 既得利益者難以動搖, 需要龐大投資, 時間, 要改變社會文化等諸種問題。

一看到現實問題, 例如某些老古董死都不願意投資時, 大家就會走向現實, 直接覺得建構產業鏈和改變社會文化這件事完全不可行。 我們大清的人目前社會現實, 就是人人喜歡考科舉當公務員,大家都喜歡當士大夫, 要不就是屯積土地當富商, 怎可能有甚麼科學家? 工程師? 企業家?

因為覺得這些問題難以解決, 知道要等很久投入很多精力, 都難以動搖, 就直接走向另一個方向: 堅信不解決這些問題, 也可以船堅炮利。

背後的原因不是有哪個別的國家, 已做到了這點的經驗主義, 也不是任何合邏輯的理性推斷 (英國船堅炮利所以變強大的國家, 所以我們也該船堅炮利, 殖民帝國? 資本市場? 工業革命? 海權國家? 牛頓物理學? 直接無視, 我只看到船堅炮利的部份) , 有這樣主張的原因, 單純就是看到那些現實問題覺得無法突破, 不是嘗試怎樣去突破這些部份, 而是選擇相信可以跳過這些部份。

並不是船堅炮利沒用, 西方列強的船堅炮利就是能夠爭取國家利益, 但是沒有背後一整個軍經體系, 船堅炮利就是只燒錢。 這是不能倒果為因的。 英國船堅炮利, 是怎樣支持的? 是因為他背後有一大群資本家, 產業。

例如他們有棉花工廠, 只要找到便宜的棉花來源, 他們就可以用低廉的成本大量製造衣服, 只要有市場, 他們就可以將這些衣服大量傾銷去謀利。 他們有大量的投資者, 懂得在那些殖民地建立 plantation 生產經濟作物, 懂開礦山, 懂得怎樣管理殖民地, 懂得在重要地方建立貿易站, 懂得航海, 懂得貿易。 而建立艦隊, 本身就可以養起英國本身的造船業, 航海業。

最後船堅炮利, 英國是在維持本身的殖民利益有利潤時, 打贏了鴉片戰爭,擴張利益的。 相反, 你給滿清船堅炮利, 打贏列強, 拿到了殖民地又如何?臺灣不就是滿清的嗎? 但結果並不會是發展產業, 也不會是好好利用, 而是贏了卻不知道怎樣用, 只覺得是瘴氣蠻夷之地, 投資糖廠? 誰會? 建立警察機制? 甚麼是警察?

沒有背後的整個產業和社會基制, 給你大清帝國連贏幾場, 這些都不會變成利益, 甚至變成負擔, 船堅炮利該爭取甚麼利益, 怎樣把勝仗變成利益, 都說不出來, 也做不到, 甚至不想去談論。 反正堅信打勝就一定能變成好處。給大清征服了越南, 結果是怎樣? 大概不會跟改土歸流有甚麼差別。

電競不也是一樣?

整個底部都不存在, 我們想要做, 就是要從底部蓋起來。 是非常難, 但是這是唯一合理的方法, 當成功的例子全部都有壯實的底部時, 我們為何會覺得就只有臺灣可以做一個沒有底部產業鏈的?

這根本是矛盾的, 一涉及實作, 去到一些自己能看到, 能理解的問題時, 就會過度現實主義, 直指那些問題, 在臺灣就是沒救, 不能解決, 解決太困難的。 然後下一個這些問題不能解決, 解決也是浪費時間 (例如重建整個遊戲開發商) 的結論。 可是當把所有現實困難推開一二邊, 也就是不再看到任何自己能理解的現實問題後。 又會走向一種莫名其妙的理想樂觀, 覺得電競就是可以賺錢, 人家都在賺, 為何我們不能賺? 所以一定要投資。

怎樣賺? 如何賺? 效益如何? 怎樣實行? 需要多少投資? 這是會去搞的問題, 這已太複雜了, 我不知道, 但我不知道還是堅信他會賺錢。 好像那些在從基礎架構產業鏈的現實困難, 一旦去到頂端, 因為全然不理解, 所以那些「臺灣就是做不到啦」, 「臺灣要做到是作夢」就消失了。 投資就是要, 投資就是賺, 卻完全不需要解釋和支持。

能理解的難題, 解決是笑話。

因為接觸過政府, 慣老闆, 臺灣遊戲公司, 好失望, 這些人一定沒救了。 所以臺灣這些部份永遠都沒救也不想救了, 所以底下的產業鏈是一定建不成。如果你覺得可以救, 你一定不現實, 來阿宅睜開眼睛吧, 你看不到臺灣這些人有多爛, 臺灣沒救你看不出來太不現實了。

不能理解的難題, 卻一定能解決?

因為今天不存在著電競產業, 所以, 他就一定很能賺錢, 做的人一定不會是慣老闆, 不會是「短視沒遠見」的人, 一定有無限資金可以燒, 一定能想到賺錢的方法? 他甚至神奇到, 就是有能力不配合產業鏈, 也能夠透過電競,日進斗金, 進而帶動其他產業全部得利, 他同時還能夠談到廣告費, 做出週邊, 因為他們是個幻想中的, 不存在的神人? 這是彌賽亞? 耶穌?

人類不是拿三天時間用魔法變出來的生物吧? 如果在這十年內, 有一個產業被某人從事, 那個「某人」今天一定是已經在生存, 我們做產業必然就是在現實已存在的人中, 找出能做到的某些人, 給他資源, 讓他計劃去嘗試。 他必然是今天已存在的人, 他一定已經在從事某方面的商業, 開始屢積能夠讓他做到事情的經驗和人脈。

說搞週邊, 是否至少該衡量一下, 電競的週邊能增加的銷售, 增加的利潤,能抵消多少成本? 說要搞廣告, 是否該看一下, 現在廣告的收益, 到底是多少, 要怎樣的條件和連結才能接到廣告? 說要帶動硬體銷售, 是否至少該了解, 硬體不是只有臺灣你一家在做? 多打爛幾隻滑鼠, 產生的利潤, 夠養起多少人? 就是因為從沒考慮自己實行, 所以也從沒認真去衡量過這些事。

那根本就像是說, 人類生存要水, 今天發現火星有水, 所以人類就快移民過去, 住在有水的地方就好了。。。 氧氣呢? 重力呢? 食物呢? 能源呢?

答案竟然是, 地球有水就可以養這麼多人類, 火星有水一定有辦法養到, 氧氣食物之類總有辦法弄出來, 但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 但專家一定有辦法, 你們先去移民先搶先贏, 不搶就笨。 我? 我不是搞宇航的, 我在後面打氣, 成功了,就是地球之光, 人類文明的成就, 失敗了是主導的人是廢物。

反正現在都能把機械人丟上火星了, 不過就是把機械人換成人, 也這樣丟, 反正他去到了自己拿著杯子盛火星的水喝, 一切都解決?

要搞火星移民計劃, 就是先把整個宇航經濟體系建立起來, 而不是直接把人單程丟向火星。 這種忽視地基, 直接蓋第二層的行為, 古代早有一句成語已形容了, 就是空中樓閣。 根本蓋地基再難你還是要蓋, 而不可能逃避地基跑去蓋第二層。

船堅炮利能賺錢, 但你要先有賺錢的工具, 就像下雨會有水, 你還是得先挖好盛水的水池, 不然水也只會流走。 因為挖水池很辛苦, 猛跳求雨舞, 就算真的下雨了, 也只是徒勞無功。

→ AzureRW: 哈 我覺得你用來比喻的東西講太多了 搞得有點模糊焦點 10/15 07:26

正是因為明明很簡單, 很基礎的東西, 在臺灣就是講不通。

我跟西方人談, 一件事覺得賺錢, 通常直接就會研究怎樣自己做了。然後沒賺錢, 大家很快就會找出錯了甚麼。

我在臺灣, 卻是一堆人說賺錢, 裡面卻大家都是研究怎樣去叫別人做。因為自己沒去實行, 所以反而永遠沒法證明是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