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人家用少許心計、掩眼法,加尐江湖技掚、法律知識,俾少少耐性,你班友仔就當人絕世高手 …可見你班港蛙,已經失去哂以往香港人的求生技能 。
迫黑警做嘢呢尐連,古惑仔都識,香港人被圈養了太耐,少與卑鄙惡毒之人交手,冇哂江湖常識,連基本千術、電話騙局也防不了,所以見回了廿年前的"社交"手段,就嘖嘖稱奇了…?
其實都好難怪大家,九七後各社團被中共收編 ,黑白政商兩度都靠中共搵錢,一條大水喉射住,競爭減少。白嘅再不需要食人公司,分拆賤賣;黑嘅就連爭地盤收陀地、睇場都買少見少,齊齊背靠匪國,有錢大家搵,不分忠奸人。
十多年前出去蒲,"群揪私片"司空見慣,爆樽劈友也不是新奇事;出去溝索女又要驚食著大佬的情人、個妹或者個女,唔死都被人打一身;埋大枱單又要諗計唔被人走數;朋友都要楝個冇咁多襯家的,以免傷及池魚 …
依家巿面就一片大愛和諧,歌舞昇平,人人肥肥白白等劏,千、騙、體、治術通通弱化,仲話要同共產黨鬥?點鬥?鬥小學雞乎?而平時喊著別人離地上太空的本土抗爭者,自己連該等江湖手段也不知曉,又是否五十步笑百步,離地得很?
要戰勝卑鄙的人,要比他們更卑鄙;要抵消被人抹的黑,要比他們抹的更黑!這可不是說說而已。江湖險惡,你地慢慢入世學下嘢啦,"妖僧淫尼決戰蛇蝎大狀 " 呢個故事可以係一個入學教材嚟。
吖 …乜你哋唔係好鍾意睇尐乜春宮心計、步步驚心呀,仲有尐宮廷韓劇嘅咩?咁都冇學到嘢?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