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申請司法覆核,爭取把立法會地區直選參選年齡降至十八歲,不少泛本土人士立刻諷刺、嘲弄黃之鋒急不及待上位,更有斷言黃是自掘墳墓,在立會只會慘敗收場。

雨革後,坊間不少評論認定他已被群眾唾棄,但客觀地觀察,黃在民主領袖中的知名度仍然是名列前茅,光環亦不見大為減退,而年輕清新的形象定必為他拿到不少年輕人票,而傳統的泛民師奶、中產對此子亦是寄予厚望,單單在我家中已肯定有兩票會被他輕鬆收下,因此我認為若然黃真的參選,當選的機會仍然是很大的。

另外,不少人單純把是次事件視為黃恨做議員到出面,但其實不難察覺,司法覆核需時,即使勝訴亦未必趕及來屆選舉前,而後屆選舉他已足齡,實無需急於讓野心盡現人前,立刻放棄學生光環,引人話柄。

其實他本人心知學運亦有走完的一天,今次以爭取年輕聲音進入議會為由,變相高調宣佈未來會參選,打響頭炮,借勢由純潔學生形象,慢慢轉移為港請命政壇超新星,總比將來學生之路走盡才宣佈參選來得順理成章。

而以黃過往的表現及野心來說,他絕不會甘願只在殖民主派的框架下行事,在愈來愈多人對傳統泛民感到厭倦的大勢下,他今次部署相信是為了他日後創立的門派鋪路,組成一群以年輕人的為骨幹的政團,以年輕人的清新的形象和學民思潮的光環,接收由傳統泛民流失的支持者,並搶佔年青一代的話語權,然後大力推動一向並不主流的議題,例如香港主權誰屬等。

這類眼前當務之急的議題,對將會是未來的抗爭主力的年輕人來說最為吸睛,如今黃搶佔先機開荒,為他和他將來的黨友主導年輕人市場,而他就一躍成為的大師兄,甚至是第一領導,成為一股由建制內到外的新興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