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想很有錢。這不是指我不要錢,又或者我不需要錢,而是不需要多。

我吃很少的,可以每日三餐,青菜白飯就夠,間中可能一個月一兩次跟朋友去餐廳用一兩百塊吃個飯,買衫我不挑的,用一千買齊一年用的兩件短袖一件長袖一條褲加幾件心水的,住屋要買樓的話可以一兩百萬就有3,400尺的空間,有一間房最好兩間房,每年可以去兩次旅行, 一長程一短程,間中去戲院看一套戲,我喜歡看書,我希望有位置給我放好自己的書。簡單點,我只想單純的滿足基本需要就好,反正我的興趣很便宜,對高尚玩意例如車啊,遊艇啊,高爾夫球沒什麼大興趣。工作我不太想應付龐大的業務,只想安安份份做個文員,sales,最終只是想做一個風水師,每日聽著大家說自己人生的故事,又可以保障到我平淡的生活和便宜的生活開支。

其實我的需求很小,甚至有人覺得我沒大志,因為我只想沉醉在關於命運的知識上,不想賺大錢什麼的,至少我覺得自己的要求不過份。而我表妹近來去美國旅行時給了一張相片我看,是一座很大很豪華的樓宇,落地玻璃又有一個小露台,她跟我說裡面每一個apartment是800尺,240萬。我即時道出流利的粗口。為什麼香港的私人樓可以貴成這樣?我都想去美國住啊。

有些人會說,「這裡是香港。」說得好像香港就應該樓貴,香港人就應該要捱貴樓一樣。「私人樓不行就居屋啊。」為什麼我有能力給出240萬買800尺的樓,但要我在香港買居屋?還要抽籤的!

「因為香港樓價掉了,我買了樓的錢就沒了。」為什麼你的樓是用來保著你的錢,甚至用來給你財富增值?那我跟不上樓價走勢,我應該怎樣辦?

「努力賺錢啊。機會很多只是你不懂把握啊。」明明我可以輕輕鬆鬆的賺到240萬就能輕輕鬆鬆的有一層800尺的樓,為什麼我要努力啊?為什麼我要很辛苦的賺一千萬甚至更多去買800尺的樓?

「那你去美國買啊,為什麼在這吵東吵西?」香港是我的地方啊,為什麼我一定要去美國圓夢呢?「因為你不夠學歷,啊不是,你唔叻,你唔叻所以你不能賺更多去買到香港800尺的樓,你能怪誰?怪我嗎?」 看完今天信報叻哥的專訪之後,我知道叻哥一定會這樣問我的。

我的夢想不是做有錢人,但為什麼要逼我做有錢人,過著你們不停在炫耀的過去所謂的努力和抓緊機會的生活,努力幾十年後達到人上人的境界後才能買一間800尺的樓的人生?更多的人是辛苦捱足幾十年都只能住在公屋,每日三餐不繼。你不要跟我說是他們不努力,他們不去抓緊機遇。你根本不明白所謂有錢人之外的世界是什麼的樣子。

「你叻」就像在咀咒著嘲笑著我們的生活。

你叻,你能夠將制度變成你可用之物。可以令你發達。但大多數人需要的,不是要發達,只是要比生存高一點點,生活到,生活質素不會到令自己覺得難過的地步,大家都有想做的事情,叻哥你可以這一世人只想賺錢享受這享受那,當然沒人不想享受,但至少以我剛才所說,我享受得很簡單,而我相信很多人都跟我差不多。你覺得這些人都不努力嗎?你隨便走入一間公司看看員工們,他們不努力嗎?

現時的制度,本來就不是令大家受益的制度,而是一小撮人受益甚至只有利用他的人所能夠受益的制度,不停鼓勵金錢萬能,適者生存(即是你死你賤不關我事)的制度,這制度不能令所有選擇不同路線,但少一點努力甚至都很努力的人可以正常生活。就連住屋這種基本需要都要拼了大家的命去爭取,這是應該的嗎?一個國家是應該這樣對待自己的人民的嗎?

更加不要說香港人鐘意凡事去盡,鬧人就鬧到盡,賺錢要賺到盡,你可能對待你的員工不錯,但其他公司,企業呢?這個社會的大環境就是盡量的扣減人手和人工,因為所謂的上司和老闆都是沒你這麼叻,能夠想出很多方法去賺錢。你問這些老闆,就是答你生意難做啊,自身難保啊,而且在經濟好時賺到了都是這樣說,然後繼續把員工「駛到盡」,人工不要說變得豐厚,而且可能連追上通脹都做不到。去其他地方發展?就好像你自己說一樣,不是人人都喜歡去一個不熟悉的地方去發展啊。而樓都只是用來儲起自己的錢,而且可以令自己的錢變出更多錢,而不用建立和創新大家共同的社會和世界,一步都不蝕章就最好。

有錢人跟政府的錯就是不斷剝奪大家的可能性,一個用錢去剝奪,一個用權用制度去剝奪,而且大家習以為常,覺得理所當然。我們這些8、90後,知道這個制度再這樣下去跟本生存不了,為什麼不反?就正如你所講「你好就梗係做順民,唔好就梗係反你啦」,只不過跟你反的不同是,你只顧你自己的利益,而現在反的都是覺得制度是根本的問題,對大多數人不fair。

對啊,亦即是說我反你的,就正如你所講,你什麼都有了,就不會反了。說這些話的人多的是,都是上岸了,然後嘲笑著各位在地獄裡頭苦苦掙扎的大家,嘲笑著他們不叻,嘲笑著他們的努力不值錢。大家不是沒錢,而是沒了可以更豐富自己的人生和多元的可能性,腐敗的社會傳統制度跟政權令到這些都沒了。

術數裡面講時運,時間流轉,運氣就流轉。十干十二支,交織著六十干支,命理上用干支紀錄時間,六十干支就是六十年,亦是一個「甲子」,一個循環。

命中的五行計算輕重之後,得出其中五行能夠令命盤平衡,多能克洩,少則補元,這個就是用神,用神來的時候簡單來說就是好運。就像人都會自自然然尋找自己的missing piece一樣,補足到這個missing piece就好快樂一樣。

機會,是運氣給你的,運氣是會變的。而一干一支,都在變化。大運十年一運,一個人大約比如七十歲命,就有七柱干支,干支是順序走過的,比如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你用神是木和火,就會在甲和乙就的大運走好運,再之後就是丙丁火再行好運了,但然後就是戊己土,那即是說,走完好運到平運甚至是壞運了。但是可以在不同的天干做頭一柱,例如出生時就是庾辛金大運,那就是先行不好運,再到壬癸水的壞運,才到甲乙木的好運。而每個人總有好運亦有壞運,但永遠不會一世行好運的。
你所謂的抓著機會,你怎樣知道這個機會是一定是好機會,而不是一個破財破身的陷阱?而壞運的時候,陷阱就會當成上位機會,越想翻身,就越來越衰。人窮則志短,這個窮字不是指一個人沒錢的窮,而是一個人窮途末路。

你幸運。因為你未試過可能是幾十年真正的百事不成,出頭無望,三餐不繼,陷阱和剝削被生活「逼住要硬食」的壞運日子。而得意則忘形,每日只顧自己過得爽,連一個人應有的眼界和憐憫都沒了。

當一個人知道一生總有壞運的時候,人才會學懂謙卑。我倒想看看一個一直享受著幾十年而不知民間疾苦,老年時敗盡家財,「孤苦伶仃無人知,病痛纏身不會死」的失運之人會怎樣的看待這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