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討厭」以外,委實找不到更到位的形容詞來描繪一眾擦鞋仔的那副德性。擦鞋者比比皆是,縱橫於學校、職場、社會,最大的共通點是為「無料扮四條」,苟活的條件即為三寸不爛之舌。

學友同儕之間,這年代很難有個擦鞋仔會張揚得公然拍老師馬屁,讚她美貌智慧云云,太公開,他們也自知會招來話柄,所以擦要擦在骨子。不用理論說理,就用例子論理:人人聞之色變的group project,遇著freerider真的還好,但遇著一個愛擦鞋的freerider就真的氣難下。三人一組,擦鞋仔心中早有定案,A君負責做PowerPoint,B君負責搞報告,自己當然最「吃力」,負責嬉皮笑臉做演說。用中文講就窒機,用英文就一字不通,最後一團糟還不覺有問題,事情不了了之。擦鞋最愛搞門面,甚麼要見人的都爭著做,要好看要精彩要夠睇頭,人前認真對待事情,人後理得groupmate死,活像那些電視台姐仔一見鏡頭拍幕後花絮就賣萌讀劇本,鏡頭一走馬上使喚助手撥扇餵提子,死未?

職場上自有老屎忽犯眾憎,但老屎忽的坐大,或多或少都拜擦鞋仔所賜。最愛拍得他們一臉馬屁,平日要幹活要討論就人間蒸發,一到慶功慰勞就撲上來說:「哎呀我們這team人太辛苦了,cheers!」Come on 妹妹仔,我只看過你補粉畫眼線,可從沒見過你在簡報上準備過一隻字。一見上司就如孔雀開屏,裝傻裝懵裝白痴,一味奉承逢迎,旁人一見,隔夜飯都嘔出來。

社會上的擦鞋仔可多了,也不用我多說。從前以香港人身份自傲,今天只為人民幣獻媚。例子一籮籮,你看國際歌手、黃精大導、姓溫的,一大堆都投了靠山,還未計一大堆高官富豪商賈費盡力氣賣屎忽,天呀,雖則身有幾個臭錢,還是要出賣尊嚴。這種擦鞋仔的氾濫就是嚴重到不行,才讓社會落得如斯田地吧。

最教人不忿的,是不知為何擦鞋仔的命總是順風順水,老師會打從心底喜愛而不知他們的賤德性,上司會只顧自己的沾沾自喜而不顧實幹同事的生死,社會也包容著擦鞋仔,你看他們不是平步青雲一帆風順嗎?我們就是心裡一股冤屈不忿,恨著怎麼無料的人都得到所有機會和讚許,出力的人卻從未在歷史上留過名字。我們本不貪功名,但就是不甘讓那些廢柴享盡一切而自己不吭聲,這太悲涼。

由衷祝福所有擦鞋仔有天終得報應,哪怕那報應只是單純讓大眾都看清他們的真面目,多噁心多災難性。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