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家」李天命網上繼續發表偉論,說自己「敬共」同時對共產黨敬而遠之;以前香港人勤勞拼搏、日捱夜捱,沒有不停政治爭拗的內耗,成就眼前的東方之珠,但是現時那些排外的「政治青少年」則認為這顆東方之珠是他們「打造」出來的。

香港老一輩的「成功人仕」,教訓年輕一輩「香港點解會成功?」,在香港街頭巷尾,說的人太多,「哽有一個係左近」。不過由「思想家」李天命娓娓道出,難免令這麼多年來買了很多他的書,聽過他不少講學的香港莘莘學子,有點掃興。人始終是情感先行的生物,自己崇敬的名人瘋言瘋語,總想為他的「一反常態」找一些藉口,說其實他不是這個意思云云;最終發覺「偶像」所信奉的一套,和自己所相信的一套理念原來有着天和地的分別,那晴天霹靂的打擊,可能真的不足為外人道。

李天命的觀點,並不新鮮,是一貫擁抱專權主義的香港人的「思考藝術」。筆者兩個多月前的文章【把香港推向專權社會的三種幫兇共犯】,文中提到第三類人的特質,相比李天命的言論,全部對號入座。李天命說「從開國初期跳到鄧以平民身份指導大方向兼定立大決策再到江、胡、尤其習,是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的時期」,赤裸裸的向專權主義表忠,擁抱專權主義;李天命再補充說,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每天都有壞事和感人的事可以報導,他這樣的說法,正是文中提到對這些人說專權社會每天發生的慘劇,他們會不屑的反駁:「國家一天比一天進步,你唔好只係用有色眼鏡睇嘢好唔好?」

擁抱專權主義的香港專家學者、販夫走卒、大叔師奶,對於香社會的腐化問題,覺得「一啲都唔關阿爺事」,只會把責任全部推向香港的低質政客。他們覺得,香港政客水準低下,不停內鬥,所以荒廢了「正經事」。他們不會覺得,香港社會的嚴重問題,是一個更宏觀的問題,是一個制度的問題。「怎樣的制度出怎樣的政客」,這個概念對他們太遙遠;他們只看到越起越高的摩天大廈、經濟數據和股市升幅、閃爍耀眼的真金白銀,所以不同的制度,「沒有誰比誰優越」,只要能夠為社會大眾帶來這些東西,都是好的制度。你對他們說港共政府現正全力把香港推向專權社會,所以香港人無可奈何垂死掙扎;他們會對你說「天下烏鴉一樣黑」,專權社會有專權社會的好,乖乖的就範吧。李天命說習近平時代最興旺,亦即表明他相信專權體制能夠把中國引領到「偉大的民族復興」;這反證了香港的「墮落」,是因為香港的政客「辦事不力」,建制派那班庸才花了十八年時間,仍然不能有效地把香港社會與中國的政治體制「接軌」,香港當然就不能得到專權社會政治帶來的「好處」;至於泛民政客的最壞,李天命的意思當然不是指他們的「永續社運」模式,而是他們對抗香港社會「政治轉型」,令【香港社會政治轉型的「磨合期」】不斷拖長,浪費香港的寶貴光陰,平白失去了十幾年「發展」時間,「遲早被國家其他幾個大城市迎頭趕上」。

在李天命的世界觀,「中國綜合國力世界排名第二,美國不久將不再是世界第一強國」;他們喜歡FF,也無謂強逼他們【認識支爆】,擾人清夢。李天命也提到香港「政治實力」的問題,就是老一輩香港人,無論是「黃絲」如潘小濤還是「藍絲」如李天命,對共產黨的認知,大概都是「中央吃軟不吃硬」;儘管證據確鑿,但他們仍然不願意相信【共產黨怕香港「亂」比香港人自己更甚】,說到尾,其實是他們奴才膽怯怕死的心態作崇,對他們「挑機」,他們會反過來會把標準推高至頂峰,反問香港勇武派有沒有「膽氣」壯烈犧性。

李天命還提到,「香港能夠獨立的機會是零,中國只消截斷供水,香港就不能維持生命。」這個斷東江水所以香港不可能獨立的命題,為不少香港人所深信。事關重大,筆者將另文再述。

【把香港推向專權社會的三種幫兇共犯】: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7/31/19147/

【香港社會政治轉型的「磨合期」】: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8/02/19184/

【「認識支爆」系列(之一):是信心問題,也是銀根短缺問題】: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8/17/19768/

【共產黨怕香港「亂」比香港人自己更甚】: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8/09/19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