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是一種自然行為,當人類遇到快樂的事,笑就是最好的表達方式。但當社會把笑當成是一種禮貌的時候,不管當下你的心情如何,笑就成了一種社交禮儀,保持笑容變成了是一種基本。所有人都喜歡笑,但沒有人希望自己的笑是出於強迫。當自己處於心情不好的時候,別說開口說句話,連一個笑容也不想放到臉上。但有時候朋友過來安慰,就算心情本來已經很差也好,自己也得擠個笑容出來,當作是給朋友的一個回應。最後騙過了朋友,但自己卻仍清楚知道這個笑容一點快樂的成份也沒有。

因為笑給別人的印像是正面的,所以笑就成為了面對別人最好的表情。工作時對同事對顧客要笑面迎人、回家後那怕工作再辛苦壓力再大,為了不讓家人妻兒擔心也要笑著回家、更別說在外面大大小小的場合,保持笑容是一個通用的要求。早前香港被評為最欠缺笑容的地方,前線的服務業人員經常黑面示人。但難道笑容多就代表真正快樂?人類太聰明,聰明得連表情都可以自由控制。傷心的人依然可以笑著跟你說歡迎光臨,一個專業的演員要在一場戲之中流淚也是輕言而舉。只會說香港人笑容最少有何用?難道在上司訓示一眾前線職員要笑對客人,香港的笑容指數回升之後,香港就變成了一個快樂城市嗎?香港仍然是香港,面對的問題絲毫沒有改變,唯一改變的就只有多了一堆笑著的悲情人。

我喜歡笑,我也很希望每天可以笑著過日子。但要笑的前提是生活上我遇到快樂的事,因為只有由心而發的笑容能代表快樂。只可惜世上膚淺的人太多,而為了應付這一群人有時候自己也不得不膚淺起來,掛上一個絲毫沒有快樂的笑容。可怕的是香港許多人已經習慣如此,笑代表的不是快樂,而是服務質素。他們希望的只是不用再笑,放工後不用再用那虛假的笑容示人,當上一個黑面神目無表情也許更令他們覺得自在。當一個社會變成如此,到底我們是要怪罪香港的笑容太少,還是香港的壓力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