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一位年輕的法國夢想家,衝破閾限,在世貿雙塔之間走生死鋼線,成就了一個偉大的傳奇。

要登上人類建築的最高點,先要鬥智鬥力,絞盡腦汁入世貿,與一班雜牌軍隊友,潛伏升降機、喬裝刺探,簡直是一場《盜海豪情》的驚世劫案。

不過,有異一般大盜,菲力普看不起任何一件俗氣的稀世珍寶。世貿象徵資本主義的頂端,因此他要偷的,是資本家的天空。一個年輕人,要用他的腳步,懸空行走,佔領象徵資本和文明的最高點,到底是天才還是瘋子?

777

 

線上是天才,線下是瘋子

天才和瘋子,從來只有一線之差。線上線下,一條鋼線,劃出了人間距離天堂的最短直徑。或者,在線上走完的是天才,在線下跌死的是瘋子,成王敗寇,從來怨不得人。

8月7日,夢想家拉開鋼索,就像第一個以飛機征服天空的英雄,菲力普要以鋼線,實現一個從沒有人踏足的天空夢想。曙光甫現,鋼索已經架好,一場難忘的表演正要開幕。鋼線之上,雲湧之下,一步又一步,菲力普走起來,雍容得像高原鶴舞,以藝術重新定義天空。

666

然而,途人的注目和掌聲,很快就令警察出現世貿頂層。眼看快要被警察逮個正着了,沒想到菲力普突然來個轉身回走,身法靈活。或躺下沉思,或跪下敬禮,就是不肯回來。警察氣得圈圈轉,偏偏束手無策,只有乾瞪著眼,令人難掩失笑。在這400米的高空,只有天地雲層自己,存在於一個遠離世俗和法律的異元空間,真正的「這裏我主場」。就算是地表最強的警員,也竟得靠邊站。

555

 

天國與地獄

是的,其實這是一場非法佔領活動。但奇怪的是,菲力普佔領資本家重地,還要動員一大堆警察加一部直升機,也沒有人指罵他破壞社會穩定。世貿設計師更因此批准,他從此可以任意出入世貿。菲力普被捕上庭,也沒有鋃鐺入獄,只罰了不痛不癢的社會服務令,要在公園為兒童表演走鋼索。

在一個不一樣的土壤,一個不一樣的高空,或許也會有不一樣的結局。佔領會化身藝術,罪犯會成了英雄,瘋子會變為天才。兩組的詞語,線上與線下,天國與地獄,到底哪一組才是正確?那條分隔的鋼線,力量如何平衡,又如何釐定?想了又想,沒有答案。

七分電腦特技、三分想象力,令曾經的世貿,重現銀幕,畫面精緻。鏡頭、剪接、特效創造出來的世界,如置身半空,觸碰每個人心底的高空恐懼。不過,電影下的菲力普,到底為什麼要玩命?是什麼樣的意志,什麼樣的信念,讓他可以克服這個人性裏最深刻的恐懼?又是什麼在阻礙他的夢想,這些阻礙來自哪裏?可惜的是,或者因為人生意義和社會議題乏味,電影都似乎不耐煩交待,認為觀眾已全然收貨。只是看完後,沒有任何深刻的意義,你可以除了最後一幕高空絕險,馬上把電影忘個一乾二淨,腦海中只留下一個曾經的世貿。

可是,世貿早已不復存在。

也許電影告訴我們,真正要克服的,不是內心深處的高空恐懼,而是要走出一場慘烈悲劇的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