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因為年齡問題,未能於2016年及時參選立法會,於2020年再選時又似乎時機已過,只好狗急跳牆,提出司法覆核,試圖改變制度以保障個人利益,就如城大校董仇思達所言:「黃之鋒之心,路人皆見」。不過,有人指立法會上多一個黃之鋒、泛民,就少一分革命阻力,大家應全力支持此人打進建制,守護香港。

然而,根據雨傘革命時一眾泛民政棍的表現,這群無恥之徒實際上根本與那些假傘兵一樣,是站在我們身後的敵人,是間諜。保皇派站在你的前方,向我們正面攻擊;泛民、黃之鋒之流則在我們的後方,在我們的保護之下攻擊我們,更會不斷妖言惑眾,讓其他革命義士不敢前行。

這種人,在真正戰爭時期一般都會被判通敵或是擾亂軍心的罪名,然後被處以槍決。然而,現在並非實際層面上的戰爭(否則牠們早已死無全屍了),我們也許不必輕言動武(但有人這樣做的話我也不會反對的),只需簡單地將牠們放在制度外慢慢枯死、萎縮就可以了。

事實上,泛民那些「老屎忽」年事已高,行將就木,其少壯派的表現卻強差人意,或被泛民老屎忽刻意打壓,難以成材。而清汶、岑敖輝之流的左翼組織和學聯又形象極差、早已失去了公眾信任,他日在政壇上奪位之時定必有極大量的醜聞被揭。如是者,年輕親泛民者僅餘幾個學民思潮的成員就成了泛民及大中華派的最後希望,一旦學民勢力之首黃之鋒被消滅,大中華泛民將會無人為繼,消失殆盡。若想泛民大中華勢力在2020年前從政壇上消失,必須用盡一切手段把黃之鋒從政壇上除去。

也許有人恐懼一旦泛民勢力被消滅,香港議會將被保皇派全面侵佔,無法無天。但其實請大家想想:我們現在的生活不也是警權過大、惡法橫行、無法無天嗎?在現有制度之下,泛民除了在政制議題上有一點反抗能力外(而且也不見得他們會反抗),就只可以有限度地讓我們維持現狀。反之,一旦保皇派在失去泛民後揭露其更醜惡的真面目,市民的憤怒不能經泛民代議士抒發保皇派的指罵上,這股民氣又會以甚麼方式發洩呢?

今時今日,香港已被中國從制度上牢牢鎖死,其優勢亦被逐點侵蝕。只有將港中制度推翻,方有可能推倒重來,否則我們只是坐以待斃。讓黃之鋒進入議會,即代表大家希望維持現狀,等待滅亡。若我們希望能夠在未來重新出發,黃之鋒、泛民、大中華主義必須在制度上驅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