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親共,但頗敬共,同時敬而遠之。」 李天命

大家可能奇怪為何我這位本土派哲學家現在才向學棍李天命宣戰。除了是因為個人公務繁忙以外,我一向不恥與水平太低的學棍爭論。依我看來,凡是說一些未經驗證的東西卻以為自己合理地批評了他人,就是學棍。李天命以為作首內容未經驗證的「打油詩」就算是合理地批評了他人。所以,李天命是學棍。

然而,李天命終於寫得出一段有被批評價值的語句,就是所謂的敬共論(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88%91%E4%B8%8D%E8%A6%AA%E5%85%B1-%E4%BD%86%E9%A0%97%E6%95%AC%E5%85%B1-%E6%9D%8E%E5%A4%A9%E5%91%BD%E8%AE%9A%E7%BF%92%E8%BF%91%E5%B9%B3%E6%99%82%E4%BB%A3-%E8%BF%91%E4%BB%A3%E4%BB%A5%E4%BE%86%E5%9C%8B%E5%AE%B6%E6%9C%80%E8%88%88%E6%97%BA/ )。本文將會指出學棍李天命在這段言論中的謬誤,並且附上戰書一封,要求與李天命同場辯論。

為免我一開始就說一些高深的歐陸哲學,令李天命看不懂,因此我先由最簡單的語理分析入手。

李天命說:

此地的政客有的蠢有的不一定算蠢,全都或近乎全都自私自利各懹鬼胎,無一有政治智慧。

在上文語境中,此地為香港,政客可以理解為從事政治活動之人,不一定指議員和官員,其他有參與政治活動之人士可能也包括在內。在中文,「政客」有貶義,「政治家」則有褒義(「家」表示「專家」,猶如英語詞根「-ist」,如 scientist 科學家)。然而,如何介定政客的「蠢」?李天命若說有些政客是蠢的,有些不一定是蠢的,則當為政客之蠢提出簡單的標準,例如沒有博士學位、不會問候人之類。李天命想利用「近乎全部」(=大部分)去避開全稱命題,將「全部政客都是自私自利各懷鬼胎」改成是「大部分是自私自利各懷鬼胎」,卻依然存在漏洞。「近乎全都」有甚麼數據統計基礎嗎?你怎樣證明「大部分是自私自利各懷鬼胎」?是自私自利各懷鬼胎的意思尚算清楚,我不多作質疑,但你這個語句若然是描述現實世界的情況,就是沒有數據,也要舉例,說明政客如何自私自利各懷鬼胎,讓人搞清楚你所說的「自私自利各懷鬼胎」大概指涉甚麼東西。「無一有政治智慧」則是這段裡最無智慧的句子。「無一A是B」就是「All A is not B」,是全稱否定句,你如何證明所有香港的政客都無「政治智慧」呢?甚麼是政治智慧?僭建,收取回佣,身為特首分裂建制派算是有政治智慧嗎?

李天命又說:

泛民的「蠢度」似乎低過建制派的,建制派的「怨度」肯定低過泛民的
遇到日寇侵華的時候,許多許多人都敢於壯烈犧牲。
東方之珠的「勇武」之士有沒有這種膽氣?
縱使有(事實上沒有吧),中央吃軟不吃硬,東珠能夠獨立的概率為 0。
只消截斷供水,能靠東珠「勇武」之士的口水來維持生命?

本人估計,東珠的建制派政客,「庸度」可稱冠;東珠的泛民政客,「壞度」可稱冠。

.1.
我的父親(已過世—-見<<哲道行者.夜語三章>>)是大大大大反共的國民黨黨員,國民黨執政時在大陸當過九品芝麻官。
共黨擊敗國民黨後,父母親帶着一家人逃難來到香港。
住的是父親(和大哥?)搭建出來的簡陋木屋,比現時最差的公屋還要差劣百級。
來時香港人口只有50萬左右,大家勤勞拼搏,日捱夜捱,沒有不停政治爭拗的內耗,經過大半個世紀,成就了眼前這顆東方之珠。
現時那些排外的「政治青少年」則認為這顆東方之珠是他們的,由他們打造出來的。

蠢度、怨度、庸度、壞度等又是定義不清的概念,李天命又一錯再錯,我不再多說。「斷水」之說實屬無知,因為本土派和香港學者已經提倡香港海水化淡已降低食水成本多時。現時東江水水質低下,價錢昂貴,本港的水庫存水又被白白浪費,沒有充分被利用。如果李天命不懂地理的話,我也可以提供補習,我對於GCE A Level / iGCSE / IB 地理課程很熟識。接下來甚麼日寇侵華、國共內戰、甚麼「國家最興旺的時期」,全部都犯上兩個嚴重的邏輯謬誤:不當類比false analogy以及稻草人謬誤。

不當類比是提出與論題A無關的類比B從而說明論題A成立。第一個論題,李天命要證明「東方之珠的『勇武』之士有沒有壯烈犧牲膽氣」,而他所言的「壯烈犧牲膽氣」卻是指在「遇到日寇侵華的時候,許多許多人都敢於壯烈犧牲」,根本兩者就不能相提並論,因為後者之「壯烈犧牲」是出於後者特定之歷史處境(日本侵華),今日中國殖民香港仍未作出直接的屠殺,根本就不能用後者的「壯烈犧牲」與「勇武之士」比較去說明勇武之士不夠厲害。就像你不能用一個以英式英語為母語的12歲英格蘭白人小孩的英文程度,去說明一個英文全級第一的香港小學生「英文很差」。

稻草人謬誤是指提出一個虛假的對手立場,然後打倒之,就以為自己的論點正確。李天命指「那些排外的政治青少年則認為這東方之珠是他們的,由他們打造出來的」,本身這個句子已經是一個大學一年級本科生也寫不出的稻草人謬論。誰是「排外政治青少年」?如何界定?他們何時說「香港由他們打造出來的」?

再看李天命的言論:

從清朝後期到南京大屠殺到文革,是國人最悲慘屈辱的一段近代史。
從開國初期跳到鄧以平民身份指導大方向兼定立大決策再到江、胡、尤其習…,是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的時期。

李天命要當自己是中國人,站在特定的史觀看中國史,說這是「國人最悲慘屈辱的一段近代史」,我沒有太多異議,不過,根據歷史觀點作出一個價值判斷,依然需要論證的,要不然這只是煽情的文學作品。再說,你提出現在比過去怎樣「進步」了,我就當你的價值判斷成立了吧,這又如何?在歷史長河中,你若比較任意兩個時代,總是很容易找到新時代比舊時代優勝、進步、「興旺」之處。公元105年蔡倫改良造紙術,與戰國時代人們使用竹簡書寫比較,你當然說是「這是最興旺的時期」。但歷史是整體的。蔡倫是因宮廷鬥爭而自殺的;因他曾參與竇太后陷害漢安帝的祖母宋貴人漢安帝之父,在漢安帝即位後就畏罪自殺。東漢外戚宦官鬥爭嚴重,是期政局之特點,若與各國戰亂不斷的戰國時代相比,你怎能說得清楚那個時代較優勝、較進步、較興旺?歷史之事,若李天命不懂,我可以提供IGCSE、GCE A Level及IB歷史科的補習服務。

最後是這一段:

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每天都有壞事可報導。
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每天都有感人之事可報導。
這個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綜合國力世界排名第2。
如果美中發生核戰,美國可以摧毀中國n(n>1)次,中國可以摧毀美國1次。結果同歸於盡。這個格局使得雙方無一膽敢發起核戰。在這樣的「小衝突有,大戰不敢有」的形勢中,美國不久將不再是世界第一強國。

美中誰是強國,甚麼是強國,這些到底有甚麼關係?而13億人口中有多少壞事和感人之事,這又有甚麼意義?這段表面好像有點客觀資料,卻是非常不知所謂,因為無頭無尾,不知在論證了甚麼,而「強國」到底是甚麼概念也是很混淆,看起來有點像初中生的作文內容。

總結,其實李天命整段言論是垃圾言論。內容無法支持其論點就是垃圾言論,而李天命提出種種言論根本不是論證「敬共」是合理的,只是不斷地扯開話題。

我不像某些無知有以為自己有所知的人,常常聲稱自己只識所謂的「哲道」,其他方面就不負文責。有人說我的自介很自大,寫得好像我甚麼學科都認識。這不是自大,這可是事實之陳述,我也未曾說我在每一範疇都全知,只是說我「認識」這個學科,而且如果我有錯誤,我當然會負上文責。就算是我不懂得或不精通的內容,例如數學、自然科學之類,只要我在文中提及了,要是有客觀的資料錯誤,我也會虛心承認和接受。不願為自己言論負責任的,既不配當學者,也不配做人,應當馬上死掉。最後,容許我效法李天命說一句沒有甚麼意義和未經驗證的句子:

贈送8個字給天真可愛的政治BB李天命吧,這是我今日在本網所寫的一句:「析辯詭辭,死不足惜!」

致李天命戰書

李天命:

本人針對閣下荒謬之敬共主張發出戰書,要求閣下就以下辯題與本人以粵語作出辯論:

辯題:中國共產黨值得我們尊敬(李天命為正方,本人為反方)
辯論形式:正反雙方先發言(各三分鐘),主持向正反雙方提問(各問正反雙方兩題,每題回答時間為三分鐘),正方雙方自由辯論(雙方總發言時間分別為10分鐘),台下觀眾提問(題目不限,惟觀眾發問環節不應超過20分鐘,每次作答時間不得超過兩分鐘),正反雙方總結(各三分鐘),現場觀眾投票
日期:必須在2015年10月份內舉行,時間再議
地點:必須為公開場所,以大學或學會之場地為佳,須容許記者採訪
評分方法:由在場觀眾即場投票決定

本人並不介意勝負,同時亦不認為本人「戰敗」的概率高於「戰勝」的概率。本辯論旨在向各界證明中大哲學系當中有人敢於公開挑戰閣下荒謬之言論,並且繼承勞思光先生敢於發言批評時政之志向,向香港社會說明,本土派仍起碼有一位哲學家願意為真理發聲。敬請閣下於本戰書發出後三日內回覆是否接受挑戰。

安德烈
2013年香港中文大學哲學學士
2014年英國杜倫大學哲學系碩士

2015年10月12日
約克大主教聖韋爾法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