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949 年神州淪陷,擅長邏輯分析的馮友蘭曾經去信毛澤東,表達投誠意向。真想不到六十多年後,同樣擅長邏分析的李天命竟然在《明報》網上論壇發表「敬共」言論,重蹈歷史的覆轍!

筆者過去曾撰《對李天命言論的一番疏解》,從語理、邏輯分析的角度力證李氏的言論沒有問題。然而,語理、邏輯分析無誤是一回事,道德良知有否被埋沒又是另一回事。今天李氏大放厥辭,公開嘲笑「港獨」支持者,正面評價中共的施政,凡此種種,俱為「放失本心」(孟子語) 的鐵證!本文現在嘗試對李氏發表的言論逐一予以批駁,以彰顯李氏為人如何墮落。

對李氏言論的批駁

一:
我不親共,但頗敬共,同時敬而遠之。

筆者按:

敢問中共歷屆領導人有什麼值得「敬重」、「敬仰」或「敬畏」?彼不見老毛的淫亂放蕩、老鄧的殺人如麻、老江的視財如命、老習的剷除異己乎?又「敬而遠之」乃孔子針對鬼神的不可知而言,中共之種種醜態,彰彰明甚,李氏「敬而遠之」不是有點自欺欺人麼?
     

二:
拙目所見,此地的政客有的蠢有的不一定算蠢,全都或近乎全都自私自利各懹鬼胎,無一有政治智慧。

筆者按:

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試觀黃毓民始終如一批判泛民主派出賣香港人的權益、鞭撻媚共賣港的官員,其何嘗「自私自利各懹鬼胎」?又「全民制憲,重新立約」切中時弊而具體可行,李氏「此地的政客……無一有政治智慧」怎能成立?

     

三:
泛民和建制派比較的話,泛民的「蠢度」似乎低過建制派的,建制派的「怨度」肯定低過泛民的。

筆者按:

敢問曾鈺成主席的智力真的不及泛民麼?泛民事事與港共對著幹真是為了「私怨」,而不是為了下屆立法會的選票麼?

     

四:
遇到日寇侵華的時候,許多許多人都敢於壯烈犧牲。東方之珠的「勇武」之士有沒有這種膽氣?

筆者按:

這是以猜想代替觀察!彼不見去年 928 示威者之視死如歸麼?旺角佔領區年青戰士之「打掉牙,和血吞」麼?況且,大型佔領結束還未滿一年,民氣仍有待恢復,「勇武」之士未有勇武表現,這是可以理解的。彼憑什麼一口咬定東方之珠的「勇武」之士沒有壯烈犧牲的胸懷?這只怕更多是老年人畏縮、保守、怕死心態的投射。
     

五:

縱使有(事實上沒有吧),中央吃軟不吃硬,東珠能夠獨立的概率為 0。只消截斷供水,能靠東珠「勇武」之士的口水來維持生命?

筆者按:

首先,按照陳雲「城邦建國」的進路,香港從來不需要全面爭取獨立。加上恢復香港的「實然主權」有利中共洗黑錢和將家眷轉移外地,中共何嘗不會接受?

其次,退一步,即使港人真的爭取全面獨立,李天命的質疑只是反證「先歸英,後獨立」更為合理,卻無法證明爭取獨立是不切實際的、不可行的。斷水斷糧即可令香港死亡?不然。倘若港人「歸英」信心堅決,手持米字旗、歷屆港督照片哭崩英國領事館,以香港持有 BNO 人數之多,英國必不能坐視不理,而需要作出適度的介入。屆時,英國作為一中間人,協助香港與英聯邦諸國建立臨時貿易合作關係,令英聯邦諸國向香港提供急需的糧水和物資,並派出海軍保護海上航道,確保糧食、物資安全抵港。問題即可被解決。李氏何需「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六:

政治是很無情很現實的東東,贈送 8 個字給天真可愛的政治 BB 吧,那是我 (年前) 在本網站所貼的一句:【政治對決決於實力。】

筆者按:

政治 BB 雖然天真可愛,但更有理想、鬥志。僅憑一句「政治對決決於實力」,足見彼分不清「政治的應然 / 實然」。政治現實可以很無情,但它不應該如此,它需要改變,這是政治道德的要求。我們的政治 BB 現在就是要「挽狂瀾於既倒」,這不是一個愚昧的老人可以明白的。

     

七:

現時那些排外的「政治青少年」則認為這顆東方之珠是他們的,由他們打造出來的。

筆者按:

首先,「政治青少年」真的如此認為嗎?其次,「政治青少年」更多是希望維持上一代辛苦建立的基業於不墮,這是竊奪上一代的果實嗎?抑或只是對上一代人的尊重?

     

八:

從開國初期跳到鄧以平民身份指導大方向兼定立大決策再到江、胡、尤其習…,是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的時期。

筆者按:

原來李氏遺忘了 89 年的「六四慘案」,對內地鬼城處處、連環爆炸、以武力控制股票市場運作更是充耳不聞。難怪他會得出「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的時期」的歪論!
     

九:

這個超過 13 億人口的大國,綜合國力世界排名第 2。如果美中發生核戰,美國可以摧毀中國 n(n>1) 次,中國可以摧毀美國 1 次。結果同歸於盡。這個格局使得雙方無一膽敢發起核戰。在這樣的「小衝突有,大戰不敢有」的形勢中,美國不久將不再是世界第一強國。

筆者按:

李氏此言差矣!

早於 2011 年,美國已高調宣佈「重返亞太」戰略,透過加強與日本、台灣、菲律賓等國的合作,重建「第一島鏈」,以牽制軍力日益坐大的中共。美國後來雖因與中國有經貿合作關係而緩和了軍事上的劍拔弩張,但美國對中國的戒備、防範其實並未消除。

反觀中國,經濟頻臨崩潰,民族主義情緒高漲,楊中美於《中國即將開戰:中國新軍國主義崛起》中更援引 2012 年中共軍方的一篇戰略形勢報告。報告裡特別強調,「未來的南海一戰,將是中國作為大國崛起不可避免的一次戰爭洗禮。但是,這個戰略機遇只有三至五年,稍縱即逝,中共黨軍必須牢牢把握這個攸關中國崛起和命運的戰略機遇」(頁 17)。美中果真「無一膽敢發起核戰」?這是過分樂觀的孩童夢話吧!

     

結語

一代著名哲學家,落得如斯下場,不禁令人想起《詩經》一番告誡:「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李天命讀哲學而未能將哲學融入生命之中,相信牟宗三先生 (李天命的老師) 在天有靈,不禁會搖頭嘆息,繼而破口大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