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校長事件,泛民搞了個什麼黑衣遊行晚間集會,觀乎走勢,十居其九又是一場爛尾show,充滿典型失敗主義者的徴兆。

民主派對港大副校事件,其實和雙非嬰兒問題與政制政革爭議一樣,只是沉迷訴諸法律手段: 港大是《香港大學條例》,雙非和政改是《基本法》條文,莫講泛民修改不到法例,就算修改到,問題是否永遠消失? 歸根究底這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中國正在統治香港的問題。 談到此處,民主派神經反應地辯駁,要求北京遵守一國兩制,現實是中國政府決心毁約,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正如老公出外鬼混,婚姻無可挽救。 泛民提出「保住香港」,敢問有何實際方案,難道像港大集會著黑衣點蠟燭等「行為藝術」? 我可以告訴各位最後必定仆街收場,根本所謂「命運自主」或「保住香港」,只是一堆語義含混的垃圾詞語,讓人無所適從,過多戰線分散注意,沒有單一命題統領全局。

既然中國統治香港是問題,香港與中國大攤牌,直接脫離其管治,就是解決香港前途問題的唯一方法。不像《香港革新論》方志恆所講「等待中共崩潰」,不,我們不知中共倒台時間,故此港獨問題現在就要著手研究。

泛民主派/大中華主義者一定很不高興,認為港獨是節外生枝。倒想反問,是不是維護已死的一國兩制,就能爭取到真普選,就能守護香港免於赤化? 他們臉皮再厚,也不敢說個「是」字。 民主派的打算,不外乎「摩連奴戰術」,一味死守,遺憾的是作客比賽(一國兩制及《基本法》都是中國製定),兼且被人大炒,等完場收工,香港就此game over。

不談港獨,不等於沒有二十三條立法。二十三條對於我這個港獨派而言,根本沒有所謂,反而要熱烈討論,著手執行,都跟中國全盤翻臉,還怕了一條兩條法律不成? 筆者多次言明,泛民主派/大中華主義者當年有份主張民主回歸,到今日迷戀一國兩制,死不認錯始終如一,they are not part of solution, instead they are part of the problem,必須退出歷史舞台。韓連山在《立場新聞》大吐牢騷,指港大集會大台發言全無建樹,當然啦,以那班人的見識水平,除了豪言壯語影相留念,他們懂個屁?

和中國攤牌,就不需要顧忌良多,港獨論述的終點,就是一場獨立公投,像蘇格蘭或加泰隆尼亞般,決定是否繼續接受中國統治。 屆時壓力便會全部落在民主派/大中華主義者/左翼人士/中間派身上,既然你們反對獨立,在status quo不是選擇的情況下,那麼有沒有更好的方案? 如果沒有又拒絕獨立,將會被標籤為「賣港賊」而遭後世唾棄。 沒有獨立,沒有主權,沒有民主,沒有自由,什麼也沒有。 不啻是一場豪賭,一場三十幾年前就應該發生的公投,去告訴中國聽,他們統治香港,不得民心,合理性就此土崩瓦解,不是再嚴苛的法律,再強勁的武器可以解救得了的。

攻其一點,不及其餘。香港前途,盡在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