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0萬啊,就這樣奪了全城目光,而我們羨慕與妒忌以外,其實還不得不承認,香港教育的病,嚴重得很。

習以為常地聽見補習天王天后年薪過百萬,巴士車身以至大廈外牆廣告板,無不是補習學校的鋪天蓋地式廣告,誰助你奪星,誰又給你最多貼題,總之最重要是吸引到一群學生與家長對牆身廣告上光鮮的某某趨之若鶩。光鮮背後,還是實實在在又毫不保留地訴說著教育制度的弊端。

找一個小學生,問他「讀書是為了甚麼」,不難想像得到的答案也不外乎「考試成績好」和「爸媽開心」,也許問個中學生就會得到一句「為了前途」,然後那「前途」所含之義,亦不外乎入到大學、找到好工作、升職加薪、結婚、買樓(還以為買得起)、生子,美滿人生達成,然後由下一代繼續承接這輪迴。

感覺真可怕,對了,沒有人會覺得讀書是為了學習,為了豐富人生的閱歷,為了培養心性練習個人修為,因為這些學校不會教,家長不會鼓勵,也因為我們給「成功」一早下了定義,就要賺到錢,甚至我也能想像到,如今這新聞一出,應該有無數家長會面不改容地給自己的子女灌輸:「傻仔,夢想食得架咩?媽咪覺得你大個應該去做補習天王!你睇人地YY幾威!你想做老師嘛,其實補習都一樣咋嘛!」一語了之。

我不評論林的質素,也沒道行談教育商業物質化,只是我們見證著這行業的冒起和蓬勃,無法不看看我們這裡的教育到底出了甚麼狀況。方才說了,沒有人認為讀書是為了學習,這本質上就是弊端;就是填鴨的揠苗助長,逼使年輕學子只追分數,被逼在追逐和盲目競爭的大道上爭先恐後,最後得到甚麼,卻只是一堆所謂努力的成果,真正為人生積累的IQ,反而沒增潤多少。時間很少,要應付的很多,明明可以愉快地學習,怎麼我們都要埋首做?任「求學不是求分數」的口號叫得再響亮,我們還是要面對現實。更可怕的是,這氣象向著更小的年紀進發了,小學、幼稚園以至學前教育,這災難也快臨到那些乳臭未乾的小孩上,而他們,也只能活生生的吞下父母自私的期望。香港人最愛去日本,但看見日本的小孩子學的是勺飯洗碗抹地分牛奶,又會覺得這不適合自己的孩子了。

林的成功,更諷刺地反映了如今我們那些膚淺的追求,尤其當中文不再學文化背景仁義禮智風氣修為而是學背句式抄用語和硬梆梆地演繹那些原作者都沒有想過的意思時,更不敢想像我們這些好歹讀了十多年書的人到頭來得了些甚麼。

你也應該懂的,高學歷不代表高智慧,鍾樹根是人辦,而在有限的人生之中,從來沒有一間學校專教品德修養與情操,我也慌著,若一代接一代的人都缺失了這份為人處世必不可失的拼圖,我們在這裡活著又能找到甚麼價值嗎?

這裡確是缺失了,在我們的社會能重整以前,就唯願學子們某時某刻找到一位良師,就算不是人生的指路明燈,至少在乏味的求學路上有個可以信任的支撐,教學相長的美好,僅在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