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返舊年九月,當時我已唔熱衷社運行動,發現自己唔係好知村民點諗,開始對任何熱辣辣嘅花生失去興趣,網上嘅照片已好滿足,得閒睇下波好過。廿六號晚廿七號凌晨,我再次走上前線,唔係為咗一個改變嘅來臨,而係為咗一個仍堅持嘅朋友,一個已身為人母但仍為公義挺身而出嘅戰友,就因為咁我見到香港一個革命嘅開始。

放工返到屋企冇耐,本來就係安靜嘅網上嘅花生時間,抗爭運動已當成綜藝節目,我只期待破口出現一刻,更有預備個破口係係頭顱上或身軀上開出來,果個人有機會係廣場上嘅學生,有機會係我,只係唔希望係來自我嘅朋友……大約凌晨一點半至兩點依位好媽媽吹咗雞,感覺就好似剛鐸之號角,如果有睇【魔戒】應該明白,尤其波羅莫都係揍住兩隻哈比人,個畫面好易浮現出來,好迅速就執好前線用品就夾好匯合地點同時間報告起程。

重回『戰場』當時來講有新一番體驗,就係大家認真嘅態度,同埋而家為人所熟悉鐵馬封路嘅開始,事情開始走上正軌喇,當人人回顧九二八,其實九二六先係開始。當所有人都正經起來,咁就要諗清楚個人行動嘅目標,第一仍係保護友人嘅安全,第二就係令到行動成功達到穩定抗衡程度,因為朋友同我本身都唔可以長留,了解戰區,建設路障,幫手防務,守到第二朝,就成為咗當晚嘅工作。辛苦一晚,睇住近海旁路段鐵馬嘅建成,又有我認識嘅援兵來臨,天光一到又係屋企細路就來起身食早餐嘅時候,我朋友又要為另一邊努力,我倆就稍作最後巡視令自己安心,就將個場交俾廣場上嘅年輕人。

臨走我有笑年輕人真係好精力,竟然係廣場打埋羽毛球,後來係網上知道原來係公民黨嘅陳家洛廣場作樂,亦冇耐,警察亦係打羽毛球附近位置進入戰區,堡壘係裡面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