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半新不舊的香港新聞:一頭牛被運往屠房之際,成功逃出鬼門關,跳到附近的河道上,最後由有關部門派人用麻醉槍制服,本以爲是大團圓結局,逃出鬼門關後可以「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但故事結果非常反高潮,有關部門居然決定把那頭牛人道毀滅。雖然最終也難逃一死,但起碼黃牛為自己的命運掙扎過,免卻了被宰殺分屍的下場。

區區對那頭黃牛只能寄與萬分同情,只怪牠生不逢時。因為同樣的事件,發生在三十多年前,那頭牛會被有心人收養,放到慈雲閣頤養天年,及至死後,有善信獲託夢告知,為牛郎座下的這頭神牛立像紀念。時近重陽節,大家不妨到慈雲閣一睹那座紀念像,了解一段屬於香港的民間故事。

那個美好的年代不復往還,七百多萬人的地方,地下鐵不再有「幾分鐘的約會」,走到街上,擠滿人的街道散發著無形壓力,大家都知道有些事正在改變,而且是變得越來越壞,只是大家都捨不得放下手中仍然安逸的生活,走出來制止美好的事物被荼毒,被摧毀,甚至被湮沒。更不負責任的人,早就為自己留定後路,當這個地方的一切完全崩壞後,就拿出別國護照,在地球的另一端繼續向一個虛幻的假象意淫。

「毫無代價去唱幸福的歌」?別天真了,結局終歸是死的話,在圍爐的歌聲中等待屠宰,還是放手一搏去為自己的未來拼盡,就誠實地面對自己的選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