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校委會無理否決對陳文敏的任命,港大師生先後發起「黑衣遊行」、大型集會,以表達內心的憤怒和不滿,卻無功而還,令人惋惜。

陳雲曾批評「黑衣遊行」中的港大師生有「妾婦之態」。至於大型集會,「學苑」前副總編輯陳雅明在面書上說:

截圖來自陳雅明FACEBOOK

截圖來自陳雅明FACEBOOK

臨近集會尾聲,台上有個校友發表激昂演說,人群又舉手又拍掌。
突然,站在我隔離的中年西裝男對友人說:「去食拉面定譚仔好?」
 但,我沒有怪他。

大會的性質一目了然,與往年金鐘佔領區的集會無異,一貫的「和理非非」,然後唱歌散場。一年前血的歷練,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莘莘學子「過五關,斬六將」考入香港最著名學府,為的仍是一己未來之利祿。像馮敬恩一類的學生 (將公義凌駕個人利益的學生) 在香港可謂碩果僅存,更遑論世上有僱主具備郭兆明博士的識見。學生有了「被趕出校」的顧慮,他們自然不敢和校方對著幹。即使對著幹,也只敢用廉價、無傷大雅的方式。穿著學士袍在校園內遊行,一不違反校規,二不觸犯法例,便宜之至,何樂而不為?

學生尚且如此,對於擁有家庭負擔、崇隆地位的專家學者而言,他們更不能承受因激烈抗爭而帶來的「被撤職」、「被解僱」。或許發起遊行、舉辦嘉年華式的集會已經是他們最忿怒的表現了。這是港大的悲哀!

港大師生的無能,勢必促使 689 更加變本加厲,「院校自主」蕩然無存。所謂「罷課罷教」以施壓,根本是雕蟲小技,不願參與的師生人數可想而知。

如此看來,要有效捍衛港大的自主,甚至香港的核心價值,真的需要「靠特異人士」(90 年代歌曲「皇后大道東」的歌詞)。何謂「特異人士」?懂得選擇及部署攻守陣地、不怕違法、擁有適切武備及勇武態度的行動者 (孫中山常用的黑道中人、湖北新軍、毛澤東喜歡巴結的地方土匪,俱為「特異人士」的典型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