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先於制度,制度只是一張白紙上的黑字,實際執行的是人。

若香港官民一心,人心傾向本土,敵視走私賊,則現行制度不變,全體港鐵職員也大可為香港人、遊客開方便之門,專門截查中國走私賊,官方默許,民間支持。正如三人行即非法集結,三人行之限制過於嚴苛動輒得咎,但九七前官民一心,敵視黑勢力,警官不會針對尋常人,法例多用於流氓地痞,這就是英治時的官民默契。為何如今情況相反,港鐵職員專捉香港人、遊客,放生中國走私賊?歸根究底,是全體官民的賣港舔共之心造就。

人心對道德的追求,有幾種取態:第一、大多數人滿足了基本生活需求下,有餘力後,追求道德生活。第二、是無法滿足生活需求,意志稍為薄弱的人,為五斗米折腰,甘為殖民者的鷹犬,只求爭一口飯吃。第三、更甚者,為求享榮華富貴,不擇手段攀附權貴,跪拜殖民者,為其殘害香港人。第四、則是靠堅毅意志,超越個人生活需求的修道者。以上,以第四種最為稀有。而港共的統治術,正是看中這一點。

九七後,香港經濟結構走向單一。零三年後,在老董的「背靠祖國」的糖衣毒品方針下,經濟比重高度集中於中國,零售、金融、房地產等集中優待服務中國人。當香港嚐過這味經濟毒品後,毒癮越中越深,就只能被毒販中國操縱,如同被毒品操縱被迫行兇的罪犯一樣:當香港大多數人的基本生活需求,依靠中國時,為中資企業打工,為港共政權打工,這多數人就再無餘力追求道德生活,為保生計聽命於殖民者,充當殖民者的鷹犬,殘害香港人。

港鐵職員的惡行,也只是這港共統治術下的賣港舔共的冰山一角,還有黑警種種暴行、廉署不查689收5000萬等等,香港舉國上下在各領域均可謂全面腐化。

香港人若要扭轉這個局面,必先從人心著手,要打破香港必須要靠中國提供的毒品為生這一謊言入手,從本土意識開始,解放香港人遭共匪蒙蔽的心智,鼓勵港人咬緊牙關忍過戒毒的陣痛。只要大多數香港人有強烈的本土意識,官民一心,即可期實現文首第一段:「香港官民一心,人心傾向本土,敵視走私賊,則現行制度不變,全體港鐵職員也大可為香港人、遊客開方便之門,專門截查中國走私賊,官方默許,民間支持。」

你或許會問,香港人中毒太深,尤其利益頂層的官員怎會與民同心,怎能靠意志克服毒癮?對港共治下的公務員,我也不感樂觀,但對香港下一代「絕不可放棄治療」。

當然,除此以外,還是有第二條出路。就是用暴力,徹底剷除殖民者建立的利益集團,解放被毒品操縱的香港人。但對港豬來說,或許也是太刺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