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及回應讀者

上一篇文集中介紹諾查丹瑪斯嘅「恐怖大王詩」,但作為「諾粉」,不得不承認,上一篇文太集中介紹「恐怖大王詩」,對於諾查丹瑪斯詩作嘅時代背景著墨係零,難怪有讀者會問:「如果咁勁點解唔直接講要扮哂嘢寫詩?」所以本文會首先簡介返詩作嘅時代背景、解碼系統,之後再入題介紹返幾首對時下歐洲較有現實意義嘅其中幾首詩作。

 

諾氏詩作嘅時代背景、解碼系統

諾查丹瑪斯(1503年12月14日-1566年7月2日),法文全名 Michel de Nostredame(意為「聖母首席代理天使」),猶太人富3代,自細受良好教育,醫卜星相皆精;大學醫科畢業,兩戰黑死病、官拜御醫,1555 年出版預言詩集 Les Propheties,預言詩基本上以法文書寫,但亦摻雜希伯來文、希臘文、拉丁文,令詩意更難明。諾氏之所以唔直接落預言而改為寫詩,一方面因身處文藝復興及宗教改革時代,教會仍有相當影響力,社會言論亦唔自由,加上曾為宮廷御醫,身份敏感,所以不宜直接言明,而改為以預言詩表達。

根據香港著名科幻作家黃易稱,諾氏預言詩其實有解碼系統;首先係預言詩常以星座位置暗示詩中所述事件嘅事發時間,其次係諾氏有一套「密碼」用於預言詩內容:波斯=伊朗、亞洲=遠東、拜占庭=中東近東、「君王」「王子」=政治領袖。。。有詩為例:

C5 Q25
Le prince Arabe Mars Sol, Venus, Lyon       阿拉伯王子, 火星, 太陽, 金星, 獅子座
Regne d’Eglise par mer succombera:        教會的律例限制在海洋
Deuers la Perse bien pres d’vn million,        向著波斯非常接近一百萬人
Bisance, Egypte ver. serp. inuadera.         真正陰毒的人會侵略拜占庭和埃及

詩中第一句指出事發時間嘅星座位置為「火星。太陽,金星,獅子座」,即 1987 年夏季,當時阿拉伯國家伊拉克領袖薩達姆.侯賽因正同伊朗「國師」高美尼進行一場雙方總共動員近一百萬兵力嘅「兩伊戰爭」,而西方基督教國家只關心石油利益,所以重視波斯灣水域安全,派艦為油輪掃雷護航。戰後,伊朗就縮減其軍事規模,伊拉克反而以其膨漲咗嘅戰爭機器侵略科威特,結果逼使埃及、敘利亞同西方大國聯手對抗(第一次波斯灣戰爭)。

以上一首只係諾氏眾多預言詩中其中一首使用星座位置及「密碼」暗示事發時間、地點,兩伊戰爭及第一次波斯灣戰爭已經係廿幾年前嘅事,但畢竟對世局影響深遠,彰顯咗美帝响中東嘅軍事作用阪石油利益,成為中東問題一個不可或缺嘅元素;中東問題持續發展,亦製造咗眼前嘅歐洲難民同族群衝突問題,以下會再討論諾氏對當前歐洲難民問題可能嘅睇法。

 

歐洲難民問題成因

要解決問題必先了解問題成因,以下兩首詩可能係諾氏對難叱問題成因嘅預測。

C1 Q55
Soubs l’opposite climat Babilonique,          在巴比倫相對氣候之地,
Grande sera de sang effusion,              會大規模流血,
Que terre & mer, air, ciel sera inique,            海,陸,天空是不公正的,
Sectes, faim, regnes pestes, confusion.          教派,飢餓,大瘟疫,混亂。

C3 Q4
Quand seront proches le defaut des lunaires,      當違約的月球的人將接近 ,
De l’vn a` l’autre ne distant grandement,         彼此並不很遙遠,
Froid, siccite’, danger vers les frontieres,        寒冷、乾燥危及邊界,
Mesme ou` l’oracle a prins commencement.        包括在開始預言的地方。

兩首詩第一句理解比較曲折。巴比倫地理上就係今日伊拉克,屬沙漠氣候,反而利凡特海岸(敘利亞、黎巴嫩)面向地中海,氣候相對怡人(黎巴嫩內戰前曾被稱為「東方瑞士」,就係因為氣候怡人、風光秀麗)。地緣政治上,伊拉克曾經同伊朗、科威特交戰,伊拉克面向東方同東南方;而敘利亞長期介入黎巴嫩內戰及以阿戰爭,敘利亞面向東地中海沿岸。所以「在巴比倫相對氣候之地」從氣候同地緣政治理解係指敘、黎兩國。詩中後兩句係兩國內戰相同結果:戰亂中人民唔再相信世界有公義,而饑荒、疾病、混亂都係戰爭必然結果。「教派」係指參戰各方有唔同派系背景或後台,「教派」本身亦係內戰主要因素。

「當違約的月球的人將接近」句意難明,「月球的人」應該唔係指月球生物,而係指以月亮為旗幟嘅人,因為諾氏亦會稱日本人為「屬於太陽的人」、稱納粹黨為「拖著帶勾的鐵十字」嘅「魔門司祭的一黨」,所以將「月球的人」理解為「以月亮為旗幟嘅人」應該合理(雖然有人指諾氏响另一首詩稱中國為「月亮」),而咩人會以月亮為旗幟?當然係穆斯林。當穆斯林要經地中海、希臘非法入歐時,其實彼此間距離並唔遙遠。至於 C3 Q4 最後兩句就不明所指,但諾氏似乎擔心寒冬會損害法國民生。

 

歐洲難民問題點收科?

知道問題成因後,大家最逼切想知道就係,歐洲難民問題會點發展同點收科,四百幾年前諾又睇倒啲咩呢?

C2 Q29
L’Oriental sorrira de son siege,            東方人將離開自己的座位,
Passer les monts Apennons voir la Gaule:       通過亞平寧山脈看高盧:
Transpercera le ciel, les eaux & neige,          穿越天空,水和雪,
Et vn chacun frappera de sa gaule.          每個人都將被他的棒擊中。

目前歐盟成員對於分擔難民問題莫衷一是,意大利代表响歐洲會議上嗌哂救命,要大家幫手分膽吓啲難民,雖然大國(德國、意大利)支持配額分擔,但歐盟內部班「本土撚(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明確反對,匈牙利當局更以強硬手段設法驅散非法進入該國嘅中東難民,克羅地亞就一車車咁送走啲難民去奧地利當置身事外;如果班「本土撚」繼續攪「不合作運動」,咁歐洲會議=「立法會拉布」,意大利又唔等得,會唔會轉頭學克羅地亞咁一車車送啲難民去法國就算(「通過亞平寧山脈看高盧」)?無論如何,難民造成歐洲社會撕裂及嚴重治安問題,而最令人不安係有情報指出,有「伊斯蘭國」成員混入難民堆進入歐洲,一旦東窗事發,可能又會有多宗恐襲事件,令歐洲人人不得安寧。

C5 Q74
De sang Troyen naistra coeur, Germanique      木馬血液將誕生心臟,德國
Qui deuiendra en si haute puissance:           他將會上升到非常高的力量
Hors chassera estrange Arabique,           他將驅逐外來的阿拉伯人,
Tournant l’Eglise en pristine preeminence.         回到教會其原來的主導地位

呢首詩相信一眾本土撚會好醒神(小弟希望會係成件事最後解決方法)。第一句指明係德國;以詩文第二同第四句睇,可能係指德國政府有人位高權重,會以強硬手段驅逐呢班外來嘅阿拉伯人,並重建返一套基督教嘅德意志本土主流文化價值,再嚟一次「文化建國」;如果串連返詩文第一句嘅句意,可能就係指德國權貴表面上高舉普世大愛旗幟、聽任伊斯蘭難民入境,其實隱忍不發,一旦有伊斯蘭難民攪事,立即大力煽動民意,再大條道理落「逐客令」。

早前就有德國傳媒登出一幀有難民高舉「伊斯蘭國」旗幟相片(雖然事後知係舊相),但之後接連有報導穆斯林襲擊德國女警、伊斯蘭難民內訌(阿爾巴尼亞人 vs 巴基斯坦人)、德國左膠派發糧食比難民時出現亂狀視頻流出。。。用陳雲老師講法,呢就係「德國政術」,一般香港人無興趣國際政治,或難領悟,而諾查丹瑪斯可能早四百多年前已經預見呢套「德國政術」及歐洲難民問題最後會點樣解決。

 

結語:for our children, and our children’s children.

諾氏作為在地嘅歐洲人當然關心歐洲將來及與此相關嘅中東問題。香港離歐洲、中東雖然遙遠,但面對每日150 張單程證落嚟,學位、職位、住屋、交通資源同公共空間被掠奪,加上文化教育上推普廢粵,造成人口同意識形態換血威脅,呢一切都係赤裸裸嘅帝國主義殖民侵略。歐洲處理多元文化主義所造成移民及族群撕裂問題嘅經驗,無論成敗得失,對香港人都唔係了無意義。

諾氏預言只係一種提示,諾氏身為醫生,雖雅不願見自己預言言中(佢嘅預言實在多災多難),但仍然希望後世對其詩意有所領略而早有準備,為下一代什至再下一代籌謀,呢亦係一眾本土義士抗殖救港嘅意義。筆者謹向一眾為香港未來付出個人名聲、前途嘅義士及年青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