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有色人種,首位非裔,上任時第六年輕,自甘迺迪以來首位由參議院直接成為總統的領袖,奧巴馬擔任總統這八年來,給人的形象是明星般的政治家:出色的演說能力、良好的住家男人形象、愛好和平的使者。如此「成功」,或如周星馳般,他是「是所有男人的眼中釘。他那雙令人心醉的眼睛,無論幾冷傲的女性,都會被他溫柔的眼神所融化。」

當年上任,奧巴馬如上面的短片,被塑造成拯救美國的超人。八年過去,大家覺得真的如此嗎?

論與俄羅斯的關係,任內因沙皇普京在烏克蘭的政策,美國曾試圖「制裁」俄羅斯,表面上十分成功,贏得不少掌聲,但事實上對俄羅斯來說不痛不癢,對烏克蘭局勢更毫無幫助。

論與中國的關係,他宣布「重返亞太」政策,不少學者相信是為了制衡中共在東亞的影響力,由在澳洲建立軍事基地,到近來的TPP,奧巴馬試圖一方面以軍事威逼,一方面以經濟利誘,去重新建立自己的勢力。同樣地,又是不痛不癢,中共在東亞更越來越有影響力,就連台灣這個傳統盟友也一步步被中共吞併。至於和中國的合作,雖說現已升格為「戰略夥伴」關係,但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什麼政策,而是那幅沒有違和感的「合照」。

這幅圖真是見一次笑一次。

這幅圖真是見一次笑一次。

論與歐洲列強關係,數年前爆出的竊聽風雲,一度令雙方關係緊張,即使現以修補,但已有心病。在此不能不說「始作俑者」斯諾登也遠走俄羅斯,美國也只能咬牙切齒的痛恨。

Obama is watching you (wanking).

Obama is watching you (wanking).

到最複雜的中東。

奧巴馬,你懂嗎?

奧巴馬,你懂嗎?

以巴問題,奧巴馬上任之初,眾人皆期待這位明星總統能發揮他的影響力以解決問題。八年後,巴勒斯坦雖說可以立國,但一直只聞樓梯響,雙方還是時不時發生衝突。

亞拉伯之春,奧巴馬當年的決定做得不錯——參與空襲,推翻獨裁者,為他在世界贏得不少名聲,亦間接為他贏得連任的機會。但幾年後的今天,我們只看到更複雜的政治問題,不是內戰不斷,就是獨裁者濫殺無辜,而當中的敘利亞內戰更是難以解決。

伊拉克及阿富汗的退兵計畫,無錯奧巴馬總算實現他的競選承諾,但正正局勢未定,ISIS的冒起,美國在中東問題上變得進退兩難:一來不想派兵,二來不派兵又貌似不行。問題不再布殊當年爭論不斷的是退兵不退兵的問題,而是更難處理的美國在中東的定位問題,到目前為止,還是找不到答案。

反恐問題,可能不完全是美國的錯,但奧巴馬的處理手法卻令人摸不著頭腦。說美國在擔任世界警察,政策看似不夠強硬;說美國在擔任和平使者,但一連串的空襲卻難以令人說服。更甚的是,打擊ISIS引起的一連串問題——國家安全、網絡安全、難民問題等,奧巴馬似乎都處理得並不好,他試圖透過外交去改變各國對R2P的投入和參與,結果呢?往往還是美國走在最前,其他人看利益吃飯,中俄兩國還是在中東問題上保持「不合作」態度。

中東問題上,俄羅斯態度比以前更強硬。

中東問題上,俄羅斯態度比以前更強硬。

還記得奧巴馬第一任選舉時的口號——「求變」嗎?起初還好,在以巴談判的進展、厄瓜多爾關係的解凍,還有處理國際金融危機的手法,奧巴馬都還是應記一功的,這還因此讓他僥倖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這還感謝當年委員會為了顧及中共的面子而沒有頒獎予劉曉波),可惜變化不大。四年後,奧巴馬在拋出「再給我四年」的競選口號,然而四年後的今天,我們所見到的是問題變得更加複雜。沒錯,奧巴馬的確是一個出色的演說家,一個成功的政客,一個迷人的明星,但作為外交家、美國總統、世界第一人,單單靠演說、靠形象,似乎沒有什麼說服力——沒有獨特的處理手法,沒有捍衛國家利益,沒有處理好世界危機。

有學者指,奧巴馬在美國總統排名應在中上,但八年過去,這位明星總統給下任留下一個外交「爛攤子」,就如當年布殊留下給他那個金融海嘯的殘局般難處理。面對世界上發生的眾多危機,特別是中東問題,下任總統該如何處理,將會是一個很好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