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在文末)

上星期(9月30日)醫管局將電腦瀏覽器升級,令一些自行研發的軟件停止運作。原來醫管局由2002年起開始自行研發軟件,包括病歷管理系統、開藥及派藥系統、臨床服務系統等等,報導指「住院病人藥物處方系統」(IPMOE)開發花費一億七千多萬元,將住院病人的藥物流程全面電子化,藥單錯漏個案大減,曾經獲獎。

港共政府不是說香港要發展創新科技嗎?把文書數據管理全面電子化就是一個好例子。醫管局用了六年時間自行研發IPMOE,相比大白象工程如六百多億的高鐵、一千三百多億的第三條機場跑道,物有所值得多。外國醫療軟件的成本做價大約多少?譬如美國奧巴馬政府為了醫療保險改革而推出的網站,最初預計花費八億多美元,埋單結數才知道豪花了二十一億美元,推出日期也比預計的日子要遲;蘋果和橙無從比較,但這可以說明軟件開發,其實是一門大生意。

香港人一向叫資訊科技界的從業員做IT人。由於行內以男性為主,所以一說自己是做IT,給香港人的感覺不是宅男,就是毒男。實幹的IT從業員,和從事金融業和其他專業相比,年資相約,薪酬卻一般低很多;而且大機構如銀行或保險公司等等,開源節流時第一批要裁走的,就是IT人。一些辛苦「揼code」的IT人,到頭來身先士卒首先失業;入了行的都「呻笨」,這又如何吸引新一代的大學生選修這門學科呢?

香港經濟仍然以金融地產主導,企業並不重視以軟件科技減低營運成本,港共政權口口聲聲說加開一個創新科技局就可以解決問題,連港豬也不會相信。創新科技局在港共治下其實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把「餅仔」分給自己人和願意轉軚聽話的「反對派」,以增加港共在業界的影響力。創新科技局只要巧立名目,左一個項目、右一項工程,拿下立法會數以十億計的撥款;IT人歡天喜地填滿比電話簿還要厚的申請表,到頭來獲批撥款的資格,其實只有一個,就是「愛國愛港」。君不見陳文敏是如何被港共操控的港大校委會踢走的嗎?創新科技局只會是故技重施,不過泛民主派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支持開設創新科技局,為梁振英拿納稅人的錢在業界開設「愛國愛港篩選委員會」大開綠燈。這就是功能組別的議員的本性,為了業界利益,可以罔顧全港市民的整體利益。

香港人以「醒目仔」見稱,金融地產這些行業一炒一賣「搵快錢」,何必「攞苦嚟辛」做IT人?要改變這種風氣,不是不可能,這其實是一場宣傳戰。對香港人(尤其IT男對港囡,你懂的)多多宣傳外國IT業的薪酬待遇,和編寫程式的實際難度,抗衡報紙佬對IT人的不實宣傳,打破例如「八個鐘頭可以學識寫Whatsapp」之類荒大下之大謬的印象。在美國幾個科技重鎮,大學畢業生入行編寫程式的起薪點是香港入行的三倍以上[1],這個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而當地經驗豐富的資深從業員,年薪百萬港元以上比比皆是,這更要每次和誰談論起IT業這個話題,都要清楚指正出來。美國的大公司如Microsoft、Google和Facebook,會到世界各地的名牌大學招聘新人,香港也有畢業生如此受顧,所以可以對中學生和他們望子成龍的家長說,香港的IT業一時三刻追不上外國不要緊,畢業生還有大好出頭,間接鼓勵多些香港年輕人「落搭」,增加香港IT軟件工程界的實力。

為了「整大個餅」,IT人不能再躲在自己的暗角打機,必須主動出擊說服有權有勢的部門主管,對他們說創新科技是公司和香港的唯一出路,要他們明白自己研究開發軟件又好、買現成的軟件也好,都是中長線投資;雖然普通員工對運用軟件的learning curve有快有慢,但最終的ROI(return of investment)必定能夠回本,希望終有一日「感動」他們放心把錢多多投放在軟件之上。香港的確要走高科技的路,不過「自己IT自己救」,請不要期望港共政權可以為創新科技界做些什麼。

答案:美國IT揼code起薪,平均年薪6萬2千美元,亦即月薪4萬港元。

[1]Entry-Level Software Developer Salary (United States): http://www.payscale.com/research/US/Job=Software_Developer/Salary/b40d08f6/Entry-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