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以「公投自決」作為日後社運抗爭的目標,卻刻意懸擱了對「香港民族」的肯定與闡述,只知重申其一貫秉持的「大中華」立場,這是一著「惡毒」而「巧妙」的選舉部署。

眾所周知,「公投自決」之所以要爭取,源於「香港民族」希望選擇一條最合適的出路 (如「城邦建國」、「直接獨立」、「歸英自治」) 以捍衛自己的生存空間、香港固有的政經制度和核心價值。而今時今日,大力摧毀港人 (特別是年青一代) 生存空間、香港固有的政經制度和核心價值者,正是手持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媚共賣港」之徒和大陸新「夷」民 (不願接受、鄙視香港歷史和文化的大陸新移民)。倘若港人依照黃之鋒所訂下的抗爭路線走,不先清楚界定「香港民族」,按現時「普教中」的雷厲風行、跨境學童滲雜各區小學,不出數年,香港人口即被換血,「香港民族」名存實亡,為「新香港人」所竊據。屆時,即使香港因中共倒台而有「公投自決」的機會,這只是為「新香港人」作嫁衣裳 (協助「新香港人」實現自治),於原來的「香港民族」有何益處?他們早已被邊緣化、少數化了!從這一層面看,黃之鋒的部署顯然非常「惡毒」。

不過,話分兩頭,從安排「學民思潮」成員 (包括黃之鋒本人) 順利擠身議會、盤踞議會而言,這一著卻是異常的「巧妙」。首先,「香港民族」的懸而未決,容易吸引眾多自稱是「香港人」、擁有公投權利的大陸新移民支持 (這些新移民未必深受香港的歷史、文化薰陶,只是純粹為了爭取自己應得的權利而支持)。其次,「大中華」立場、「抗共」齊頭並進,可以招納香港原來中、老年人的選票。其三,寡頭的「公投自決」,與港大「學苑」《香港民族論》提倡的「命運自決」有形相上的類似,能夠騙取未認真了解「公民民族論」而又不喜歡中共的年青人的信賴。

由於黃之鋒有以上一番盤算,其遂可以大言不慚地說:「自信入到立法會,唔駛懶謙卑」。他卻似乎忘記了當初出來「反國教」是為了拯救香港,而不是為了個人一己之成敗得失。孟子曰:「仁、人心也;義、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這正是黃之鋒今日的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