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k房朋友在力竭聲嘶地唱著:

「為何要我愛上你 一天不一起
都當作是倒數別離
……
無人叫我愛上你 手都分不起」

我一入到黎,佢眼淚就bei bei聲標哂出黎。好似人地啲尼加拉瓜大瀑布咁我感覺到我的膊頭濕哂。

好啦,你唔好以為人地分手關你撚事,唔知點解你身邊總是有一個這樣的朋友,有甚麼事總愛聽你說說道理,好像你能說服她甚麼,她就覺得自己清醒過來。

朋友開始講講講講前度的壞話,而朋友的死因係兄弟同佢,人地揀兄弟。呢個時候,你只好俾佢發洩下情緒,要企係佢個邊。無論佢岩唔岩得哂,你要企係佢立場講說話。
一星期後,佢依舊記起前度,佢在說他壞話。

一個月之後,她仍在說。

三個月之後,她寫埋出黎,出po.

半年之後,她與前度週邊的人講。

我終於講左一句:「癲夠未。佢已經從你生活消失殆盡。你日提夜提,其實係更加放唔低。」

人生點會沒有遇到人渣,但遇到後偏偏你愛上他。那能怪誰?係,你愛上佢根本就係因為他那高傲自大,但當時你覺得是自信。你愛他,甚麼都是對的。他是你的人,他錯了,你包庇他。

然後,現在你仆街了,佢唔會返來關心你,你該興倖他放過你了。
我慨嘆一句:「人生在世不稱意 明朝散髮弄扁舟」
為何要令自己都變成一個壞人,情侶之間是互相吸引,但同時會互相學習,好的、壞的都會。
她曾經跟我說:「佢點處事我管不著,我的方式跟他不一樣。他的事解決了,我不會插手。」
但最後呢?

最後,她想要他名譽掃地,她想搗毀他的所有,她三番四次想要知道他有沒有新女朋友。即使已經分手。

怎麼當初同一個爛人在一起,朋友或是愛侶也是,其實代表了你本來也好唔到去邊。
從不說舊人的惡行,因為過去的自己都值得反省。
說別人的壞事簡單,但請不要視知道一個秘密而覺得比別人厲害,有時候寡言係一種美德。
口口聲聲話人「點解咁都做得出」的人,唔該都照下鏡、睇下自己曾做過的事。
企高地永遠簡單,真實的說話總係苦澀的。

 

有些事情是你有份造成的。你覺得受傷害,其實只係一點點自尊和榮辱,並不代表沒有錯。許多人一百次都不去避免,避免不一定要改變,避免只是嘗試去阻止一樣的結果。但結果他們都是會返回原地,問我為何他們要一次又一次走舊路嗎。說實在,我覺得問題癥結在於,他們根本沒有聽取外界的聲音。他們的世界只有自己,簡單的一個人星球和所有的棱角。

 

不要再告訴我「你blame the victims.」,你不要再裝難看的受害者了,你也不尊重自己,你都有出手的,就不要將結局全推到別人身上。在怪責別人之前,將自己變得更光鮮,與過去的自己說再見,就自己會忘掉憎恨。你還執著的,只是你不是味兒,那麼你還沒有戒掉。

 

有時候弱者或受傷者的縱容就是容許別人對你出術,一個有尊嚴的人應懂得甚麼是不應容許的。甚麼一旦繼續就會因為純粹覺得有付出就會有回報,其實都錯了。

最苦的是,不論她說的前度又可能是你的共同朋友。然而,你心痛如絞,不敢再說她一句。

其實你並不想要這麼了解「他」。

其實你不愛聽傷心的情歌,因為你記得《傷心的人別聽慢歌》。
她再哭,你也哭,為她哭,也為挑起了的舊經歷而哭。她醉倒,你背她回家。
這是最佳位置。

Ps.送給男友人的文章,我當然想他鼓勵他走多一步,保護愛的人。他淡淡地說了一句,永遠不捨得說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