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neon7134 ()》之銘言:
: (以下乃個人淺見 可能引起某些人不悅 敬請見諒)
: 另外 再怎麼說 香港已經是中國的一部份 這是不容置疑的事

臺灣人其實比別的人更應該理解, 所謂國界是人類定出來的概念。

他並不是甚麼客觀事實, 沒有不容置疑, 並非自然存在, 因為國界只主觀存在於人類的腦袋裡。 假設有一瞬間, 全世界的人類突然失去所有記憶, 國界就會消失。 在聯合國裡, 「只有一個中國」, 「而臺灣是中國的一部份」, 這些都是人定義出來的東西, 而且是可以突然改變的。

香港的歷史本身就是很好的例子, 原本香港是「殖民地」, 這也曾經是「不容置疑的事」, 根據聯合國憲章殖民地自決的原則, 二戰後殖民地是有權自決, 也就是說, 殖民地的出路就是獨立。 但是香港和臺灣, 卻沒有發生這樣的事, 為甚麼? 這不是不容置疑的規定嗎? 為何其他殖民地可以自決呢?

因為在七十年代的決議中, 定下了殖民地自決的規則後, 香港是殖民地, 理應可以自決。 而美國當時為了對抗蘇聯, 拉攏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想要統治香港, 這跟殖民地自決原則矛盾了。

那怎樣辦? 就是直接說香港「不是殖民地」, 是「被英國侵佔的中國領土」, 所以香港不能自決, 而變成了歸還領土。

同樣地, 中華民國是聯合國的創立成員, 這也是不容置疑的事實, 而五十至七十年代, 中華民國也一直是聯合國中「中國」的代表, 而中華民國是常任理事國, 更是安全理事會的一部份, 理應有權阻止一項決權通過。 為何中華民國會被趕出去?

這是跟香港同一個原因:美國把這解釋成「中國從聯合國創立就在裡面, 但是長期有一個不明來歷(就是中華民國)的代表混進去當代表, 他是非法的, 而在七十年代回復合法的代表」, 他們的做法就是沒分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美國說哪個代表中國, 誰就是, 其他的都要滾。

香港和臺灣, 曾經是不容置疑的殖民地, 或者不容置疑的聯合國成員, 最後這些不容置疑的東西, 被人家一解釋就改變了。

所以你覺得真的是「不容置疑」嗎? 相反, 國界, 或者國家, 這些全都是人類主觀定義出來的東西, 他不僅容置疑, 而且可以瞬間有非常巨大的改變, 中華民國可以從創立聯合國成員, 連照片也拍了青天白日, 去到突然變成了甚麼都不是。 香港可以當了一百多年的殖民地, 別人突然說你不是殖民地, 你就不是。

因為這些東西都只是存在於人類主觀的想像中, 那只是人類與人類之間協定的關係,國界只是人類和人類定義出來, 走過去就是守我的規則, 走過來就是守你的規則, 雙方同意的界線。 而只要有一方不同意, 這件事就可以改變, 以及會改變。 封建的周朝理解不了秦帝國, 清朝理解不了現代的民族國家, 民族國家也未必能夠理解超國家軍事經濟聯盟。

當你有一個超越時代的觀念, 你就發覺, 與其說這些事情可質疑, 不如說, 在新的規則下, 這些舊有的定義, 他們的意義可能直接就消除了。 這不是質疑, 我們可以有一套完全新的規則, 不需要跟著別人的想法和規定去走。 而事實上, 經歷了這些歷史後, 我們應該理解這些規則, 並沒有對我們公平, 我們沒必要無條件的接受。

未來並沒有悲觀樂觀之分, 因為那只是我們自己創造未來。 那根據的是我們的主動性, 行為, 觀念, 策略, 對世界的理解。

如果我們消極, 守舊, 那我們的未來就是悲觀的。
這是對於一心只想要維持過去少年時期無憂的人而言。

說悲觀也是一算謙虛, 為何會覺得自己能預計三十年後的事情?
深圳這個城市從無到有, 其實也不過三十年的事情。
三十年能夠令世界有很巨大的改變。

對於勇敢的人來說, 這是另一回事, 這些都是機會, 我們正迎接一個充滿機會的時代, 但那不是一個說, 找到一份錢多事少離家忙優差的那種機會, 而是掌握未來成為新的主人的機會。 對於香港和臺灣來說, 都是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