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香港政府設法除去香港在殖民時期的建築與物品,加上早前中共代表口出狂言的「依法去殖民化」,讓好些市民關注港英時期留下來的「遺物」,而郵筒正正是其中一種。按照中共的語氣來說,香港被英國管治近一世紀是不可分割的事實,而皇冠郵筒自古以來就擔當著讓市民寄信的重要任務。皇冠郵筒見證著香港歷史變遷,而令一個地方變得獨特的正正是其歷史。香港政府絕不應該抹殺香港的歷史,反而應該繼續樣這些有著歷史價值的郵筒繼續執行它本身的使命。

每件物件本身都有著它的價值,而古蹟與包含歷史價值的物品更加是無價之寶。大至金字塔,小至一個郵筒,其珍貴的地方不在於它的本身,而是屬於它的故事。美好的回憶總是令人難以忘懷,就算港府如何落力除去殖民時期的物品也好,也只會是破壞香港本身一頁頁的歷史,不會增加半點港人對現在的香港的歸屬感,只會更令港人反感。

香港人對現狀不滿是因為經濟、因為民生、因為自由,而不是因為一個還有皇冠的郵筒。與其要怪責香港人留戀皇冠,倒不如好好反醒一下為何香港人如此討厭五星。政府有餘力關心那個郵筒還有殖民色彩,倒不如先看看還有那一條水管的接駁位含鉛量超標。如果現在的香港政府有能力解決市民困難,如果現在的香港政府真的是惠澤民生,如此現實的香港人還那有閒情逸緻去想念以往的英屬香港?

若果香港政府真的要抹殺英國管治其間為香港帶來的種種改變,煩請記得現時的終審法院大樓樓頂也有著英國的皇冠雕塑,特首住著的禮賓府也是英式喬治亞時代建築。還有茶具文物館、聖約翰座堂、西港城、香港大學等都是英式建築。若果真的如此決意要去殖民化,要把英治的歷史完全從香港的土地上抹去,就麻煩直接把整個香港剷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