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已呼喊了幾年,不知是舉旗者持續力不夠或是號召力不夠,好像一直只是聞樓梯響,未能遍地開花。

不論是內在或外內壓力,抗爭者持續力低下相信是個人心理質素問題,本文不贅。

小弟談的是號召力問題,到底香港人是否支持港獨?若支持的人,如何讓他們放心出來抗爭?

若否,如何讓他們回心轉意?

主張,需要代表人物。這人要有辯才、捱得箭及出得鏡。

先談支持者…

黃毓民、黃之鋒、黃洋達、陳雲、黃台仰、劉穎匡、陳卓軒(紅磡人紅磡事)、何志光、梁金城等人都符合以上條件,是以他們的主張以存在及擴散,各自聚集到一班人。

而傳媒及五毛都會不留情的向他們放箭,既然是精神領袖,就要擋箭!這樣方能使追隨者放心跟隨並繼續支持其主張。

支持者很會計算,在安全範圍內支持,這是政治現實。

而港獨,暫未見有力人物代表。

支持者沒有箭靶人物,就不敢出來跟隨,這是支持者若隱若現的主因。港獨各人其實己一早自有想法,在激發支持者「行出來」這層次上,論述反而其次。

要支持者放心,需要一班各司其職的主張者及吸箭的箭靶。

再談不支持者…

面書上經常看見朋友說和家人政見不同,這可見到我們的銷售技巧太差劣了!

家人都SELL不到,較關心政治的黃絲當然不BUY你,更遑論以政治冷漠為榮的港豬。

簡單有力易明的論述就大派用場了!

「反共?共匪會打死我地的!」

港獨的支持者怕死,何況港豬。

如何令他們接受港獨,第一步先要「轉意」,明白共匪才是香港的敵人。

其實共匪的惡行,親共又好,恐共都好,有常識的,都想移民。50-80年代的脫北移民潮、80-90年代港人的移民潮及1997後的移民潮,人們用腳表示討厭共匪,但潛藏在人性深處的正義感都希望香港變好。是以為何那麼多人進入維多利亞公園點燭光。其實港豬都希望共匪消失,不敢說出口而已!

「脫共」是符合人性的,亦能溫和地引導較保守的一班港人走向反共和港獨。

把「脫共」塞入港人腦袋中

以往「民主」是最大公約數,但這十分空泛,原來爭取民主亦可以和共匪談判,民主黨已示範了!

而「脫共」相信這是泛本土大多能接受的最低標準。

在黃絲和政治漠的港人中,亦比空泛的「我要民主,我要真普選」來得鮮明及進取。

在香港獨立成為主流抗爭意識前,「脫共」會是大多數人過渡性的口號,為港獨準備。

「反共」有攻擊性,而且反共不反華,大中華毒持續發作,對我等不利,亦令港人害怕。

「脫共」無攻擊性,最重要的是暗喻獨立,港人較易入口。

反共是筆者的心願,但奈何反共只嘆有心無力,要用武力去履行,亦要越過國境到中南海。

獨立論述要人跟機嗎?

中華人民共和國,我簡稱做中共國—無中華文化,人民無話語權,更沒有共和憲政,只有中共黨員的家天下,中共國豈不更簡潔及貼切?

中共國治下不可能有民主政權出現,縱觀過去66年都沒有出現過,自治下的圖博(西藏),東突厥斯坦(所謂新疆)更一直出現宗教迫害及人民被屠殺。

順從只會延遲死亡,卻絕不會把幸福自由伸延到下一代。

論述主張要發揚光大,首先要有人支持。

但為何做不大這個餅?

論述出唔到街,冇用!

出到街不入屋,冇用!!!

入了屋冇人跟,冇用!!!!!!

想想閣下的「本土論述」在以上哪個位置?

所謂本土,鍵盤中不知有否20,000人,肯出來現身遊行的有5000人乎? 願意衝的有否1000?

香港7,000,000人,以上所謂本土連本港人口零頭都不夠,更遑論靠這班少之又少的行動者成為革命關鍵。

本文上面提過的本土人物名字已各自擁有這班本土支持者,聰明的銷售員該懂去未開發的龐大市場找新客戶。

不需要700萬人投身支持港獨,但至少要推廣說服至一半人不反對吧。

他日公投機會出現前,覺醒者今天作了何種準備去迎接或是坐失良機?

再者,爭嗌已無用,廿三條再臨前不去罵共匪和推港獨,惡法來了後,城邦、歸英、港獨,甚至反水貨等言行都足以令你觸犯23條,那時會是泛本土私怨上頭的惡果,可恨又可憐的是噤聲後我們只能做憤怒的鵪鶉而已。

「香港獨立」是爭取民主的黃絲 和 追求民族自決的泛本土的極致方案。

記著,七百萬香港人,每人步伐不同,急獨緩獨都是殊途同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