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若薇
問:今日的這個活動有什麼意義?
答:雨傘運動始終是香港公民抗命一個好重要的階段。87枚催淚彈反而令香港人走出來,很多人是來回顧這件事,但我和其他人是想香港未來的民主發展該怎樣走。

問:有人(人民力量譚得志)表示會衝出夏慤道,你會支持嗎?
答:每個人的行動都有他的原因,但需要顧及今日這個運動有老孺參加,他們未必有心理準備進行衝擊,行動不能影響到其他人。

20150928165937_IMG_0109.JPG


兩名少女
問:今日為何要出來?
答:上年發催淚彈後我們都有出來,到結束我們都在這裡,覺得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時刻,所以就出來看看。

問:你覺得今日的紀念活動有什麼意義?
答:起碼讓我們知道要走的路很漫長,出來總比在家好,不做一點事的話就像欠了什麼似的。


一對情侶
問:為什麼出來?
答:懷緬一下。(懷緬什麼?)就懷緬一下。


 

嬸嬸A
問:為何來?
答:因一年前無來。別忘記雨傘運動。

問:你認為雨傘運動是否失敗?
答:別太早下定論。

20150928153624_IMG_0082.JPG


我在堅守:年輕人A
問:為何來?
答:舊年的雨傘運動的延續,我認為作為香港人要記著928的訴求,我們曾經站出來爭取我們應有的權利,未有成功一日也應該繼續出來。

問:你剛才說未有成功,那你是否認為雨傘運動是失敗?
答:我思想不會太對立,未成功不代表失敗。當你未拿到大學學位,不代表你是失敗者,只不過你未達到你目標。

問:雖然未成功,但是否也應該吸取教訓有所改變?對比去年,和今日集會的氣氛你認為有改變過嗎?
答:我要重申,舊年是未成功,不代表失敗。去年的運動無一個既定預期結果是什麼,但過程已經為港人播下種子。在運動當中我們其一個希望,是得到一個我們想要的結果,雖然未有得到,但係過程中已培育將這份精神想法,萌芽的想法在社區裡伸展,如果在這個角度去看,我認為是成功。

不同人用不同形態,去提醒港人我們有真普選的訴求,他們也在社區工作有不同的活動,大家的期望或是不同,但這一年比我的感覺是成功的。

問:你剛才說雨傘運動,那你如何看別人稱為雨傘革命?
答:我無刻意去分,這是名詞分別而已,各有評論。對我來說革命是比較重的形象詞,而運動比較溫和,平民大眾都可以參與的活動。

20150928171944_IMG_0115.JPG


帶著一家人的媽媽A
問:為何來?
答:舊年928當日,我在場,見證第一枚催淚彈,所以我帶小朋友,也是一種教育,告訴他,我們雖生活在極權社會,但無人可以用暴力對待他人,用催淚彈也無法令我們噤聲。

問:你認為今次集會有何意義?
答:也是記念雨傘革命,另外聚集同路人思考可以繼續做什麼,也是告訴政府,暴力是不能令我們噤聲。有人說我們失敗,我認為不是,別要一次革命就可以成功,孫中山當年也有十次才成功,我們應繼續想有什麼可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