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已沒有想過再提起,什麼雨傘革命,九二八催淚彈,這些都是往歷史中葬送的不堪回憶,但既獲誠意邀稿,也不好推卻。

只是,看,有人汲取過教訓嗎?到現在還在妄想用愛與和平穿透坦克,還有比這更天真的想法嗎?現實是,你不舉起拳頭,人家就會打你,不要問為什麼打你,因為打你他又沒吃虧,為什麼不?難道一個瘦弱殘兵在強大的侵略者面前慟哭流涕動之以情,拿著佛經聖經說教,敵人就會因為如此鳴金收兵?

一堆人迷戀著地位、權力,要有話事權,大吵大嚷,結果說了廿年都沒幹過實事,有人更不懂反省,稱糾正她者為傻仔。如此戀棧名聲,死抱著經驗、資歷不放的人,如何顛覆,如何革新,如何畫出另一片天?

另外一些還在討論退場時機、失敗之因如此種種,見到雨傘就亢奮起來,這些人不是戀物癖到變態,就是一堆沒長腦的傢伙。有志而無魄力;有魄力而無實力;凡此種種說下去,若分多少種也不好說;是不是這代江山沒名輩出?不,世家大族挾權財勢於一身,要盡力保護自己的勢力,要保護自己的家世,就得向當權者靠攏,就是聰明絕頂也只好裝傻扮懵;寒門出者無路上,話語權、詮釋權不在其身上──當然其自身無著書立說,又或有所論述,主流傳媒不予重視就是後話;結果奸宄無賴,不學無術,道貌岸然者曝光於鎂光燈下,或多或少,無論是其主動直接,又或被動間接,都成了「維穩」的一部分。

結果,確實患上心理創傷後遺症的人隱沒於黑暗之中,無人問津;賺取光環者越見有所收穫,你以為社會公民覺醒?大家都已經成了駝鳥,不聞不問了,在如此低迷的民風士氣當中,我們又再重投過往如活死人一般的生活,晨早起身迫車趕地鐵,而地鐵,不要再說了;每天返工,放工或冇得放工,重歸到「正常生活」秩序裡去。

成大事者,或須如曹操之深謀遠慮,狼子野心,過人膽識,決謀果斷;而現在,總是未見有如此英雄人物,還是須再等時機,再乘勢而起吧,然而,難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