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前,主權移交已十數年,港人政治意識薄弱。大多是「唔搞佢咪無事囉」的港豬;或是迷信擁抱中國夢的藍絲。所謂追求民主的同路人,卻是隔岸觀火心態,並無抵抗中共殖民,自決吾土前途之意識。而部分傳統政黨、社運團體、政治人物等卻以永續抗爭作為目標,瓦解抗爭。政權迂腐、議會崩壞、法治無存。人民與政府之間關係失衡,執法機關未能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人民在未有足夠實力推翻政權前,理應回到自然狀態,以人類本能捍衛自身及族群利益。而傳統政黨、社運團體、政治人物卻堆砌出一輪輪糖衣毒藥荼毒人民,使人民自斷雙臂,向獨裁政權繳械。政權借助媒體維穩令香港社會成為失敗主義的溫床。清醒的人灰鳩,睡著的人戇鳩。

九二八當日打破了傳統抗爭模式,沒有組織指揮。大量政治頭目被捕,無人操控群情,人民才能依據本能作出反抗。有勇武抗爭者正面面對政權的槍枝,亦有抗爭者流動佔領,才促使三個佔領區的生存。可惜多年來政黨、團體的糖衣毒藥,仍然植根人民心底,未能施加進一步壓力,革命終究失敗。但當日卻是看見港人尚存人類求生的本能,證明打破傳統框架才能望見一絲曙光。

雨傘革命過後,不少人意興闌珊,認為面對中共的天朝政權,何等的抗爭都是徒然。「831框架」永遠存在,民主回歸已死,社會失去焦點,人民失去對未來的盼望。大部分社運團體、政治人物等繼續經營其社運、抗爭生意;大部分立法會議會依舊專注議席及其選票,港人反抗意識未見提升。本土勢力抬頭,打破了舊有政治局勢,城邦論還是民族論均頻頻出現於人前,開始受人民認識及追隨。宣傳本土理念易於建立族群身份認同,建立群眾基礎;勇武抗爭行動更是立竿見影,光復行動馬上收到成效。被植根於人民心底的糖衣毒藥舊有思維,逐漸被政治現實打破。反抗政權力度亦逐漸加大,無疑是在為革命推反政權奠下基石。

重生過程面對不同程度打壓,而本土勢力尚於萌芽之時,站不穩腳。本土組織如雨後春筍,新人事新主張新手法。有以選舉作目標,亦有以街頭抗爭作目標,方式不同亦盡己所能捍衛本土。現階段處於重生時期,各本土派組織及素人均需好好思考如何於這段時間壯大本土力量以增加日後革命之籌碼,避免沉醉於內部鬥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