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雨傘運動一週年了。我們想問的是,平日的那個好爸爸、好鄰居、好朋友,為什麼一穿上警察制服,就會變成暗角施暴的惡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部真正的好電影,永遠探索人性的永恒問題:人怎會變成惡魔?或者可從近日辛巴斯電影節作品《史丹福監獄實驗》,找到端倪。

《史》片重現1971年著名的監獄實驗,當年震驚心理學界,因為在僅僅6天,情況失控,2人心理失常,中途離場,自此四十年後,實驗再沒有人敢做。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墮落成撒旦的界線

24位大學生,自願參加監獄實驗,隨機分作扮演囚犯和獄卒。囚犯要穿上女性連身裙和浴帽,「抹去他們的性別和個性」,由一個「人」降為區區一個「數字」。獄卒就手持警棍,佩戴太陽眼鏡,活脫脫就是從《鐵窗喋血》走出來的暴虐獄警。結果,只是實驗第二天,就開始出現驚人的暴力虐待,性羞辱(扮動物交合)、剝奪囚犯睡眠、暴力對待。

要注意的是,他們都不是我們一般理解的「奸人惡棍」,而只是善良普通的好學生。為什麼好學生會墮落成撒旦?另外,每當我們讀到連環殺手、校園大屠殺,還有警察毆打示威者的新聞,這些詞語,是不是馬上出現在我們的腦海:「麻木不仁」、「殘暴」、「無人性」、「人渣」?

因為,人總是喜歡把罪惡和自己劃清界線,再把一切歸因於某些人的性格,「好仔唔當差」,心理才容易接受。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穿上制服,卻脫下人性

 但電影教會我們,不是的,我們每一個不起眼的普通人,都可以輕易變成撒旦的奴隸,只要你擁有一點點權力。穿過那條界線,好人就會墮落,墮落成撒旦。鏡頭下的警察,揮着「手臂的延伸」、「暗角打鑊」,但也不代表警察不可以是別人的好爸爸、好丈夫。他可能和你和我一樣,都喜愛足球。可能只是,只是他穿上制服的那一個瞬間,把制度裹的那個「我」延伸得太長,長到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人性,還有自己的所愛。

有一幕更是畫龍點睛。本來是客觀冷靜的左翼反戰教授,自己竟當起監獄長,津津樂道,變為實驗的一環,還裝模作樣弄了個假釋委員會,不顧一切阻止囚犯離開。只因為脆弱的我們,對自己太自信,但又太渴望制度的認同、不斷做制度期待我們去做的事,結果卻不自覺淪為國家機器的工具
03
人性光明的一扇窗

監獄實驗44年後的今天,電影的獄卒和監獄長,竟是如此熟悉,是不是因為,香港就是那個黑暗大監獄?

電影中教授的女友只是參觀實驗,因此旁觀者清,當頭棒喝,制止了失控殘暴的實驗。儘管現實有從警察的濫權,到死了100萬人的盧旺達大屠殺,但教授女友的出現,其實暗示導演仍對人性充滿信心。是的,人性中永遠留有一扇窗,是幽暗監獄裏的最後一絲光明。只要保持清醒,反覆問自己:我有被環境決定,做了違背良心的事嗎? 我做了正確的事嗎?

電影,有時會讓你看見一個看不見的世界,一個更深邃、更廣闊的世界。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