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一週年,如果要找一個最值得「反思」的議題,絕對是為什麼香港仍然有那麼多人覺得,就算對港共政權如何不滿,都不要「逼人太甚」;明明自己處於弱勢位置受盡欺凌,卻會用強者的思維,切身處地為專制政權打算,如果他們不是林語堂口中奇怪的中國人,亦即「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意識的一群」,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十分害怕港共政權血腥鎮壓示威群眾,為免「激嬲共產黨」,所以抗爭要適可而止、佔領要知所進退。

共產黨會不會在香港重演89年北京「春夏之交那場政治風波」的一幕,出動解放軍血洗香港?世事的確無絕對,不能一口咬定不可能。不過,如果共產黨真的如「中國問題專家」潘小濤所說,大日子「扯唔到旗」面子全無,便要洩憤令香港抗爭群眾流血收場;那麼香港的球迷,今年六月香港主場對不丹的比場,狂噓中國國歌,而且中國中央電視台冷不提防把噓聲現場直播到全中國的每家每戶,雖然那一天不是什麼「大日子」,但是中國共產黨的面子,是不是在中國十三億人面前蕩然無存?不要說把「落共產黨面」的球迷捉去槍弊那麼嚴重好了,港共政權連對付香港之後兩場比賽噓中國國歌的球迷也束手無策。如果以面子論共產黨的行事邏輯,為什麼港共不出動便衣公安把「滋事」的球迷抓出場,小懲大誡?

這位「中國問題專家」,讀過見過共產黨殺人如麻的資料太多吧,不想想共產黨在什麼情況下才會濫捕濫殺。先不論香港的地位對中共「防止支爆」是何等重要,就算那些共產黨真的統統都不管,決定要血洗香港,無論出動正規解放軍鎮壓,還是利用香港警察、潛入香港境內的公安國安假扮香港警察開槍殺人,甚或是以下三流的手段出錢叫黑幫藍絲「做嘢」;香港抗爭者出現大規模死傷,中共當然開大宣傳機器,指控香港示威群眾暴力襲擊「港共兵團」,港共「無可奈何」予以還擊;不過無論如何,在國際上中共只可能面對「一國兩制」全盤失敗的指責。一國兩制失敗,最「得益」的社會是哪一個?當然就是人民擁有公投權利的台灣。

 

台灣民眾不是「港豬」,他們不利用香港民眾的鮮血去成就台灣的獨立和國際承認,更待何時?台灣朝野啟動獨立公投,美國養兵千日以保護台灣的重要軍事位置,見中共發狂摧毁香港,不可能繼續任由共產黨發狂,出兵「收回」台灣。到時候解放軍和美國、甚至是聯合國大軍打還是不打?打,已經準備好開戰了嗎?如果戰敗,後果共產黨可以承擔了嗎?不打,為了面子,先自毁香港,再讓台灣名正言順獨立了,之後還不知怎樣可以頂住「支爆」以保住共產黨的江山。中共中央的政治權術雖然一代不如一代,但仍不至於一個「中國問題專家」的水準吧?

對付什麼敵人,就用什麼手段,共產黨是十分清楚明白的,不會因為一時意氣用事而破壞了大佈局。形勢比人強時,忍辱負重,36年共產黨就算被蔣介石的軍隊清剿得只剩下七千殘兵,西安事變後便馬上加入蔣介石為首的「抗日統一戰線」,毛澤東用不用考慮什麼面子問題?79年鄧小平投靠美國,強行把資本主義說成「有市場特色的社會主義」,明明共產黨的經濟政策一敗塗地、面子全無,一大堆幫閑文人跑出來吹捧,馬上成為天上有地下無的經濟改革。至於對付50年代的八大民主黨派、今時今日的十三億中國蟻民、和香港的「中國問題專家」等等,簡單得很,只要大喝一聲「跪低!」,立竿見影,用不用勞煩習主席他老人家出動解放軍真槍實彈招呼你們?

那麼,共產黨什麼時候會血洗香港?假如有一日,中共成功「走出國際」,人民幣比港元在國際更為流通、中國護照比香港特區護照得到更多國家免簽證、中國保持「中高速」經濟增長、中國軍力比美國還要強、中國台灣也「回歸祖國」了,那麼,「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這個「中國夢」是達成了。中國香港人不是念兹在兹,希望中華民族「民族復興」嗎?不過,到時候香港人最好不要再搞什麼抗爭了,沒有利用價值,也沒有國際支援的後果,看看今天的西藏新疆?人民解放軍歡迎香港同胞成為槍靶,不要來來去去只有西藏同胞新疆同胞擔當這個角色嘛。

(雨傘革命「鞭屍系列」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