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問題專家」潘小濤,去年9月30日在Facebook留言:「切記,懇請明天切勿佔領金紫荊廣場。」他解釋,因為中共在大日子無法升旗,習近平惱羞成怒,可能會令雨傘革命流血收場。說了一大輪,最後一句說出了真正想說的話:「你不懼流血不怕犠牲,這沒問題,但不能叫戰友及其他市民也流血呀!」就算在電腦螢光幕上看,也看得出這段字體的筆跡在發抖。

共產黨是否在10月1日「扯唔到旗」,就會血洗香港?共產黨在什麼情況下會暴力鎮壓香港的抗爭運動,可以參考共產黨怕香港「亂」比香港人自己更甚】一文的論點,本文暫時不和潘小濤糾纏,將會另文再述。一年過去,雨傘革命和佔領運動全盤失敗,同樣是9月30日,潘小濤在自己的Facebook一天出了20個關於港大校委會否決任命陳文敏的post,大力鞭撻港共政權干涉港大校政。潘小濤繼續的盡情罵,港共政權卻繼續的不屑一顧,反正大家如何咬牙切齒在Facebook痛罵那幾個「梁粉」,對大局一點影響也沒有,陳文敏仍然不能成為香港大學的副校長。

去年這個時候,是誰怕共產黨怕得要命,叫群眾不要令習近平惱羞成怒?既然那麼怕了,雨傘革命的火焰被包括潘小濤在內的一眾「唔好激嬲共產黨」的「有識之士」撲熄了,大變革沒有出現,一年後的香港難道會有什麼不同?港共政權難道會洗心革面,禮賢下士,重用如潘小濤一類的「中國問題專家」?不過,有什麼「中國問題專家」稱號的,十居其九是平日相安無事時在自己的輿論平台罵過痛快;但一到危急關頭時,因為對「中國國情」太熟悉,便馬上腳軟;不但自己膽怯,還要鬼哭狼嚎般叫群眾:「不能叫戰友及其他市民也流血呀!」

「不能叫戰友及市民也流血」的說法其實是一個萬能key。不要佔領金紫荊廣場,因為不能叫戰友及市民也流血;不要佔領龍和道,因為不能叫戰友及市民也流血;不要衝擊立法會大樓,因為……(群眾懂得一起把原因大叫出來了)。去年十月開始,每逢金鐘佔領區有任何衝突,最常聽到的一句說話,就是「解放軍軍營就喺隔離!」說這句話的人,表達的方法比較婉轉,因為身在抗爭前線,直接說自己心裡害怕,難免有點難以啟齒。但是他們的潛台詞無非是,共產黨要派解放軍出軍營屠殺香港人,是輕而易舉的事。說到尾,他們想說的,就是和潘小濤的說法一模一樣:你唔怕死我怕,OK?

要和他們爭論,解放軍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像木馬屠城記一般,忽然衝出軍營屠殺香港人,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代得清楚,尤其是他們心裡已經害怕得要死的時候,什麼合理的解釋都不會聽得進耳。不過,9月28號那一晚,警方最有機會開槍,那個時候,以他們不希望流血的邏輯,是不是最需要有「人鏈」,以防熱狗又好藍絲也好的「別有用心」人士,衝擊警方槍手給警察開槍的藉口?但是,這些「中國問題專家」、常常把「解放軍軍營就喺隔離」掛在嘴邊的一眾「愛與和平」支持者,統統在前線失了踪,沒有跑到舉起「速離否則開槍」的警員和對峙群眾的中間,舉起「冷靜」、「克制」、「和平是我們最大的武器」等等的紙皮牌,他們不知躲到哪裡。

10月開始警方再沒有舉出「速離否則開槍」的恐嚇横額了,「不能叫戰友及市民也流血」、「解放軍軍營就喺隔離」這些言論反而在群眾內部升溫;換來的標語横額,是「冷靜」、「克制」和「和平是我們最大的武器」。諷刺嗎?這些言論和標語,比港共政權舉出的任何恐嚇標語口號更加有力直接,令雨傘革命失敗告終。

潘小濤2014年9月30日Facebook留言: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153315408440016&id=27743445015
(雨傘革命「鞭屍系列」之三)

雨傘革命「鞭屍系列」之一:【佔中三子,你們被共產黨狎玩夠了沒有?】
雨傘革命「鞭屍系列」之二:【長毛「為何勇武不了」?因為他背棄了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