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6835_1492972204331668_1911114933174088687_n12036454_1492972214331667_8434334639975652078_n

我要幫Billy Fung (馮敬恩)講兩句。
首先,用冇來電顯示嘅電話同一個唔識又冇接觸過嘅人亂咁做訪問係一件好危險的事。如果言論被扭曲而大肆報導,對他日後要面對的情況會更加惡化。

一個學生會會長拼盡他一切嘅誠信同未來,為左同學同大學學術自由的公共利益,捍衛公義而違反保密協議。同時作為一個學生,我覺得當時佢一定收到n咁多個電話,同埋一個人都要休息。你話人態度差,但係咁,一個人面對咁多野,比較敏感都係好正常吧。

想像不到一個專業記者竟然會講出贊成「退聯搞得,唔搞罷課」。(melody chan乃前經濟日報記者陳玉峰)你地就體諒lester shum佢地926後被捕後將好多會議各樣交哂俾Yvonne Leung同幾廿個團體開會,但唔可以體諒一個係被赤化底下良心抗爭、賭上前途的學生會會長。如果有留意都知道個個係一個個人聲明,而不是學生會聲明。換言之,馮同學係一力承擔緊。

作為一個普通的小小小小公民記者,或許我的報導不及你大報記者專業。但我都懂得甚麼是尊重。尊重唔係淨係俾人地,而係你自己的專業操守。今年三月,我早一個星期約馮同學做專訪,佢遲左兩日同我確認時間都會道歉。而我做左差不多一小時訪問後,佢都有送我出學生會個範圍,仲送左本學生會出嘅schedule book。

議題上,去質問同學為何仍未罷課。我想你知學生會同屬會開會嘅內容咩?如果不清楚,係度話咩連戲呀,搞退聯呀。我好想講,不如你睇下篇專訪啦[1] ,馮同學公投當時未正式上莊,而退聯他都係以學生會身分尊重同學公投結果。搞港大退聯公投的同學不是馮同學。 再者,之後都有與其他院校,以及學聯保持溝通[2]。我唔明「退聯搞得,唔搞罷課」個理據係邊度出黎。而且一定要學生會先搞得罷課?

詳細事件報導:http://www.localpresshk.com/2015/10/cheung-ka-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