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條仔真係好鍾意吃醋!」Kary說完這句,很習慣地呼出一口煙。
Kary的前度,就如禮頓道的這口煙一樣,吸進了肺,轉了個圈,然後呼出在空氣之中,慢慢變淡,最後消失,幸運的話,或許還可以留下淡淡的煙味。
「你凍唔凍呀?我知你一定唔記得帶衫,頭先間Cafe咁凍,不如你著住我件褸先。」Jason沒有理會剛噴在他臉上的那口煙,看見偶然憶起前度的Kary,似乎正是表現自己的大好機會。
「我覺得你好細心」Kary一邊接過大褸,臉上露出甜美的淺笑,深深的酒渦,一下子就把Jason深深吸引。
「其實我覺得,如果真係鍾意一個人,又點會咁易吃醋呀!應該信任對方。」眼見Kary穿上自己的衣服,Jason此刻信心大增。
Kary是他公司的一個女下屬,青春、美麗,條件很好,即使上班的第一天,已經成為公司女同事的公敵,是非頓生,Jason於是把她調到自己組內,亦希望有天可以抱進自己懷內。
「話時話,當係為咗自己,我想你戒煙。」Jason忽然認真地說,眼前這個女人,令Jason很想擁有,而擁有的最佳證明,就是要令對方為自己改變。
「好呀,呢支就係我嘅最後一支煙。」 這晚的禮頓道街頭,Jason需要透露的,是關心,Kary需要的,是決心。
「係真唔係呀,每次同你Whatapp嗰陣,都好想知你做緊咩,仲搞到我成日望住電話等你回復」Jason見Kary大方答應,馬上暗表心跡,女方一直多人追求,他是知道的。
「做咩啫?驚我畀人搶走呀?吃醋呀?」Kary甜笑着說的簡單一句,卻令曖昧關係明朗起來。
Jason內心一下子心花怒放,就如一支剛燃點的香煙一樣,很濃很強烈!一想到她竟在乎我的吃醋!便沖口而出「梗係喇!傻豬!」
二人甜甜的笑了

************

「喂,我都係想食埋支煙先上去」Kary對送自己回家的阿樂表示。
「吓,哦!」二人就在女方樓下,冒着大風點起兩支香煙。
然後是相對無言,數分鍾的沉默,就如一股無形的氣場,令二人都只能裝着專心抽煙。
「我同你講,呢支就係我嘅最後一支煙。」Kary把抽完的濾嘴交給阿樂,這是她的習慣,因為垃圾桶太遠了。
「點解突然戒煙呀?」阿樂不解,不解,其實是因為了解。
「食煙有咩好處,戒煙有咩唔好」簡單直接,的確沒有反駁的餘地。

然後又是一陣沉默
「你仲有無嘢講,無嘅我上返去」kary說罷即本能地轉身準備離去。
「吓,咁使唔使送埋你上去」即使滿頭問號,此刻的阿樂,卻只能利用被久經訓練的本能,爭取一點時間。內心更暗暗希望大堂管理員剛好不在,有些事,還是應該獨處才能說。
「唔使喇,你走得喇」其實比起阿樂,kary更在意大堂管理員的存在。
「吓,點解呀?」阿樂不解,不解,是因為習慣。
對此,kary沒有多作解釋,反正大堂管理員的確剛好不在。
「我想鍚你」沒時間了,電梯門開的一刻,阿樂就如小狗一樣爭取最直接的安撫。
「我唔想!bye bye 」kary 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阿樂連忙用手摸一摸她的頭,這是屬於他們的共識。
只因當初kary說過,很想做一隻受男友寵愛的小狗,那天起,摸摸頭便成了阿樂的本能。
一切都是本能,透過一些經歷訓練出來。
電梯門閉上那一刻,阿樂摸着別人的頭,自己卻像小狗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