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談到我們不應亦沒需要去紀念一場失敗的雨傘革命,因為我們甚麼都沒有爭取到的同時,泛民主派以及左膠意圖將運動收割變成選票,利用雨傘革命作為他們於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的政治資本,為議席多於為大局。筆者想說一些更現實的說話:雨傘革命的失敗,很大程度是因為泛民、左膠、和平佔中和雙學的(學聯、學民思潮),佔領運動把他們最邪惡的一面原形畢露。

他們從來沒有打算與群眾並肩作戰,他們只會叫在場被眾多黑警施放胡椒噴霧甚至催淚彈、被黑警用警棍重襲的群眾撒退,無視在場群眾為了共同目標抗爭的努力,並一直希望將佔領的規模縮小。例如,在9月28日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時,學聯和佔中方面不斷呼籲群眾撤退,無視抗爭者在街頭和黑警搏鬥的努力,然後9月29日凌晨當黑警逐漸撤退後他們不但再次出來,而且不斷叫旺角和銅鑼灣的群眾返回金鐘繼續佔領;到了10月3日,旺角佔領區的留守者被藍絲暴徒襲擊,學聯竟然在Facebook出圖呼籲不要前往旺角,置旺角抵抗暴徒的市民於不顧。至少他們沒有想過贏,他們從來都是害怕激怒共產黨和港共政權,他們希望將群眾自發的佔領運動的規模縮小甚至早日完結佔領讓他們可以搞他們的「永續社運」:佔領紀念、唱K、解散,第二天照常上班上學,政府發篇聲明回應後不了了之(他們在9.28一週年時正正是搞紀念!);同時,佔領初期他們先後到旺角請群眾撤退回金鐘,甚至後來出現有金鐘的示威者「宣布」撤退回金鐘,目的是為了把群眾控制於他們的視線範圍內,同時他們希望從其他人或團體中取回話語權「代表」群眾,根本由始至終他們不相信群眾自發的力量,筆者想說:沒有群眾,你們甚麼也不是!你看看工黨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助理陳小萍說的「大台論」,就能看出甚麼事了。

再者,雙學、佔中三子在79天佔領多番出賣群眾,根本沒有資格去紀念雨傘革命。不只是9月28日放催淚彈後學聯及和平佔中主動叫示威者撤離(如果真的撤離,就不會有79天的雨傘革命),佔中糾察隊於佔領初期的金鐘主動拆除由其他留守者架設的鐵馬,危害在場留守者的安全和向警察中門大開,猶如與港共政權和其爪牙裡應外合;學聯眼見無法控制旺角,派人到旺角舉行集思會和架設帳篷,意圖奪回旺角佔領區的主導權,是不信任群眾和「反革命」的行徑。同時,不只是上文提及的阻止金鐘群眾去聲援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11月30日雙學的升級不但錯判時機導致不少在龍和道響應行動的學生和市民受傷及被捕,間接令佔領運動結束,時任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接受電視節目專訪時更說了一句「升級是為了反證升級無用」這些誰人聽了也會氣憤的說話,這是完全背棄群眾的行為!你們出事被警方拘捕,會有蘋果日報、明報甚至獨媒去跟進關注,但很多無名無姓的前線抗爭者是沒有人會關注他們因在前線抵抗黑警而受傷甚至被捕,這樣的說法不是出賣支持你們的學生或市民是甚麼?到了今天,縱使學聯已經因遭幾間大學用公投退出而氣燄大減,但你們這群人還有面子出來搞研討會、論壇甚至出書,是對前線抗爭者的最大侮辱!

另一方面,有一些人或團體為了私怨或打擊不同意見的人或團體,他們出連賣抗爭者這些「反革命」行為都可以做。2014年11月19日,有一群示威者因為見到佔領出現膠著,所以希望升級以令雨傘革命可以延續下去,所以就打破立法會大門的玻璃,然後一眾當時佔據金鐘大台的佔中糾察、泛民、雙學、左膠不但呼籲群眾不要前往支援,工黨成員、佔中糾察長郭紹傑更主動幫助黑警認人,出賣前線抗爭者(因為他們早前和大台糾察有爭拗);及後,由社民連前主席陶君行創立的《香港花生》(花生台)因為出了一張基本上是抹黑的報導,指本土新聞總編輯兼MyRadio台長梁錦祥在「監軍」,以及人民力量精神領袖蕭若元旗下《謎米香港》主動發放熱血公民成員「法國佬」的拼圖,結果令兩人皆被警方先後拘捕,實有「篤灰」之嫌。筆者之前的文章也說過,你即使不同意這些抗爭者的行為,或是你本身和這些人之間有私怨,你就算不幫忙也不可以主動向警方主動舉報抗爭者,不僅是因為你們這群人都有機會承受前線抗爭者遭黑警毆打、被捕的遭遇,同時這是完全沒有抗爭者道德!你們連前線抗爭者也可以出賣,你們(特別是社民連和人民力量)還有甚麼資格出來帶領群眾抗爭?另邊廂,泛民主派和建制派一樣出來譴責衝擊立法會的人,那你們為何又佔領街頭,甚至現在出來紀念佔領運動?難道你們泛民、左膠、雙學以至佔中出來抗爭是清高一點嗎?引用知名左膠葉寶琳的一句:沒有誰比誰高尚!

總的來說,我們在雨傘革命根本沒有成功爭取到公民提名以至政治體制的根本改變,否決了政改但民主無寸進,再加上口說「對準政權」但實際上不敢「對準政權」的泛民主派、左膠、雙學以及和平佔中的消極抗爭和出賣抗爭者,意圖將雨傘革命變成政治資本換取選票,雨傘革命根本不應該紀念!我們要做的不是開嘉年華慶祝失敗(你們這群人喜歡失敗、被捕,是你們的事而已),我們要做的是檢討失敗,希望再出發時做得更加好令目標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