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打、審、千、隆、賣」

不知就裡的讀者,可能對這六個字摸不著頭腦。但對「江湖技」略有所聞的話,就知這是出自「江相派」的《英耀篇》。相傳江相派由清朝開始興起,晚清時期為最興盛的時代,曾跟洪門有密切關係,但自民國之後就分了家,成員活躍兩廣一帶以及東南亞等地,幫派本身亦從此由盛轉衰。

雖然組織成員四散,但不代表「江湖技」就此失傳。這個幫派本來就是由一班行走江湖的人組成,當中有相命、廟祝、神棍、老千等,江湖技就是這些人的謀生工具。有人單打獨鬥,只望靠此技糊口,亦有人建立自己的組織,穿州過省「食大茶飯」。

《英耀篇》《扎飛篇》及《阿寶篇》,被視為「師門三寶」,《昆馬篇》則收錄大量方術、占掛等用詞資料,不過,它只是一本配合《扎飛稱》使用,讓老千神棍行騙時更加得心應手的工具書。

《英耀篇》先教門人如何辨別哪些人可以是目標,哪些人是來者不善。「入門先問來意,出言先要拿心。」由對方入門第一步開始,就會把對方徹底「檢視」一篇。到訪的時間、人數、舉止,每一樣事物也在提供不同資訊。之後再透過雙方對談,掌握到對方的背景和來意,就可以慢慢敲、打、審、千、隆、賣。

「敲」和「打」,是向目標套取資料的方法,旁敲側擊,說話看似不著邊際,實際上你的說話、語氣和表情,他都一一作出審定,此為「敲」和「審」。但當你一認同他的說話,他便加重語氣,往自己臉上貼金,務求在你腦海中制造一個「這個大師說話真準確」的印象,這手法,就是「賣」。「千」,就是用各種方式恐嚇哄騙,令對方聽得心慌意亂時,再出奇不意向其發問,很多時就會失去防禦,把心底的秘密和盤托出,這就是「打」。還有一道板斧,就是「隆」,任何人都喜歡聽讚美說話,尤其經過「千」之後,很多人都會變得脆弱,這時候再「隆」他一下,讓他在你身上發現希望,之後就肉在砧板上,任由宰割。

輕敲響賣,急打慢千。先千後隆,無住不利。

神棍目的是求財,目標上釣,就馬上行「扎飛」,利用各種騙術和舞神弄鬼的手法,把自己搖身一變,成為無所不能的生神仙。華人大多敬畏鬼神,但又一知半解,任何事一涉及到靈異鬼怪,就會因無知而方寸大亂,又或早已被神棍「千」得頭暈眼花,深信只要有神棍作法,才保得合家平安。雖然神棍了解各式法事,經文在口中唸得頭頭是道,但在神棍心裡,所有鬼神之說,因果報應,以至道德倫理,都只是用來騙人的工具。

江相派的高級騙術,就叫「做阿寶」。《阿寶編》一開始就向門人訓示,「貪者必貧,君子引為大戒,佛門亦以為五戒之首,故"做阿寶",咎不在"相"而在"一"」。相,是指騙人的相士。一,即是「一哥」,江相派對行騙目標的稱呼。從開始就把罪名推在被騙者身上,怪他們財迷心竅而上當。做壞事做得心安理得,所以說,要騙人,首先就要騙到自己。

做阿寶,全都涉及巧妙布局,故「媒」就是重要一環,「梗媒」負責把一哥帶到神棍面前進行騙局,「生媒」就負責目標被騙後的善後工作,一來防止一哥去報官,二來為怕一哥被騙後大受打擊而自尋短見,生媒的其中一個作用,就是去接濟一哥。「騙財不取命」,是江相派的一大原則。

這些散落民間的騙人手段,雖然流傳已久,新聞亦時有報導相關案件,但隨著社會發展,除了江湖神棍以此騙財,亦有人運用這些方法去做其他不道德的事,近年時有「性交轉運」等案件出現,事主不只蒙受金錢損失,更被騙徒淫辱,說明再荒謬的事,只要捉到人們心裡的弱點,就會有人言聽計從。

遇上喪心病狂的人渣,更會出現「德福五屍命案」的慘劇,五名死者因為相信來自汕頭的「風水大師」所言,喝下混有山埃的符水身亡。兇手更為死者準備好遺書,把布局成自殺事件。兇手雖然潛逃大陸,最後亦被大陸公安緝捕歸案,但兇手並沒有轉送香港警方,由大陸法院審理,最後被判處死刑。

再放眼現在的社會環境,不少團體軟硬兼施,把選民哄騙成不問是非的「投票機器」。又有不少人倚仗自己的學識,向大眾拋出艱深的學術名詞,把自己塑造成「名士、才俊」,再用自己的影響力迷惑市民。 到底是人們不懂得從過去學習,還是這些事例說明了該套流傳了百多年的江湖技法,確實有效擊中人們心底裡某個弱點,稍有不慎,就隨時中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