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這晚上,龍匯道瀝青路是我的床。

前一晚,知道學生衝公民廣場,沒甚感覺。隔天,見到警察清場,陳淑莊率領學生喊口號,甚至有點厭惡;但是看到女生被黑警在地上拖行,還是坐不住了。

在五金舖買眼罩、口罩,老闆的神情有異,當然,有生意還是樂意做的,再到超市買了點食物飲料,就到金鐘去。

將東西放到迴旋處的物資站,就跟友人會合,席地而坐,什麼都聊,當然也盡《聚言時報》記者職責,把所見到的情況盡量在臉書上報告。

但其實9月27號晚的龍匯道相當平靜,除了時而出現的警察隊列觸動神經之外,並沒有衝突發生,吃過物資站的餅乾,喝過物資站的水,本打算回家的,但一直坐著到地鐵尾班車開了也捨不得離開,我就意會到要開始人生第一次的瞓街了。

那晚自然睡得不好,偶而有些風吹草動,眾人都會起哄,例如大家曾經圍著一個壯漢,質問他是否便衣警,直到今天我也不肯定他的身份,到底是不是我們見到大隻佬就會覺得他是警察?

自然我也親身見證佔中三恥在臺上宣佈佔中正式啟動,學生不滿離去,長毛跪求群眾留下的的場景。但那夜可記之事也就這樣而已,翌晨我就回家睡覺去。

然後驚醒,再趕到金鐘去,在途中得知放了催淚彈,在現場親身品嘗了,流淚了,然後那晚的事,大家都應該記得。

以上就是一個平凡人在不平凡夜的經歷。

雨傘革命如果真要記念,就記念928那一晚的人吧,那是香港人第一次試著站起來去爭,而不是跪著去祈求,毫無疑問最後是失敗了,但那掙扎著想站起來的身影還是讓人念念不忘。

畢竟那一夜真的隨時會開槍。

之後的事態發展固然讓人失望、憤恨、不甘,但一年過去了,與中國對抗的路,還是要繼續走。讓我們回歸基本,「勿忘初衷」,戒唱「今天我」,但那時直面「遠離否則開槍」旗幟的勇氣永遠不要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