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一星期內,因為有學生先後帶古箏和大提琴被拒進入港鐵鐵路站後,香港的音樂人終於都憤怒了。

就大提琴被拒進入港鐵鐵路站一事,香港管弦樂團大提琴首席鮑力卓(Richard Bamping)曾查詢過港鐵的熱線電話,港鐵的回應是,只要乘客帶任何超過港鐵行李尺寸規限物品,乘客都會被要求離開鐵路站,而且,電線中的職員指港鐵是沒有多買一張票給樂器的做法,所以如果跟據港鐵的回覆,學大型樂器朋友,其實沒有什麼交通公共可以選擇,難道真是要每一次都坐的士,或是要有自己私家車?難怪以前的人說,學樂器是富貴人家的玩意,真是令有志學習大型樂器的朋友唏噓。

音樂人比較關心的是大型樂器不能帶入港鐵,他們認為這是很不合人情的做法,港鐵應該就攜帶大型樂器的情況下酌情處理。學習大型樂器的朋友,有機會因為港鐵禁止他們進入車站而影響他們的學習,浸大音樂系的學生就是一個例,他的樂團排練因此被影響。昨日香港管弦樂團大提琴首席更表示,他有認識的大提琴朋友也試過在有同樣的經歷,最後因為去不到學生的家上。

至於普通香港人不高興,是因為港鐵雙重標準的做法,事實古箏和大提琴真是過了港鐵行李尺寸規限,港鐵是有權執法,但是香港人不同意的是為什麼中國的走私水貨客每天帶著超過港鐵行李尺寸規限的貨物,卻能光明正大的進入港鐵車站,如果真是要秉公辦理,請不是只對音樂學生執法,要對水貨客也是同樣對待。

大家要記得水貨客是一班走私逃稅的人,他們佔用我們的公共空間,又搶奪香港的資源,本來就應該反對,相反,帶大型樂器的朋友,說實影響不到太多乘客,就如單車也能進入港鐵,筆者實在想不到什麼原因,大型樂器不能進入港鐵(當然如果是帶定音鼓,筆者都覺得太過份)。所以今次真是港鐵的公關災難,由內政變成外政,再變成政治,今次的事件已經不再是音樂人的局內事,局勢已經發展成全香港人的事。 

網上已經呼籲各音樂愛好者10月3日要到港鐵大圍站表示不滿,舉行名「號召中西樂學生老師樂手攜帶大型樂器搭東鐵」的活動,其實這是筆者意想不到的,很多時香港的音樂人都生活在象牙塔中,不太理不公義的事件(當然上年佔領運動時也有音樂人是支持的),但今次也出來反對港鐵雙重標準,實乃可喜的事。希望香港的音樂人也可以在香港音樂本土化的立場上有同樣的氣燄,為香港不公義的音樂環境發聲。同時,就港鐵寬中國人嚴香港人的做法,就有如向香港人開戰,10月3日請香港人都出來,向港鐵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