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訪問美國第二天(9月23日),於西雅圖微軟總部會見一班一早「企定定」等待「朝聖」的中美商賈名流。Facebook創辦人Mark Zuckerburg最識「懾位」,站在第一排第一個位,可以第一個人和「習大大」握手兼寒喧幾句。站在兩人中間的就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中國互聯網「守門員」魯煒。Facebook已經被中國防火長城「封鎖」了六年,Mark Zuckerberg這些年來寒窗苦練普通話,為的就是這一刻,可以對習近平真情流露,表白自己內心對中國「仰慕之情」。他在自己的Facebook專頁留言,說自己和習近平以普通話溝通,能夠見到中國國家領導人,是一個「個人里程碑」。可惜,習近平的豪門宴並沒有預這位年輕億萬富豪的份兒,原來之前已經和三十個中美商界行政總裁開過閉門會議,但是卻沒有邀請這位會說一點普通話的美國年輕才俊。在中國和Facebook命運一樣的另外兩家美國互聯網公司Google和Twitter,則沒有任何代表出席今次的「朝聖」活動。

2009年3月,Google旗下的Youtube,有影片拍攝到中國公安虐打西藏人,中國官方馬上指責影片並非事實,更索性把Youtube在中國封了;2009年7月初,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維吾爾族與漢族人的衝突,死傷慘重,有一個講法是中共覺得維吾爾人利用Facebook「串連聚眾」,便再接再厲把Facebook也封了。2010年1月,Google指責「有組織」的中國網絡黑客,不斷企圖偷取美國大型企業的資料,受害的企業至少二十家,所以決定「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不再過濾搜查結果。共產黨的主場地方,哪容你「古狗」說三道四?一個多月後,Google把主要業務退出中國,改以香港作為「大中華區」的基地。短短一年時間,中國成功驅逐兩家美國互聯網巨頭公司。

溫家寶曾經對外國記者解釋,中國的網民比美國還多,可以自由地在網上嚴厲批評政府。鄧小平也說過,共產黨是罵不倒的。不過聽說中國人絕對不容外國勢力干涉中國內政,煽動善良群眾的情緒,挑起事端,無事生非。Facebook、Google、Twitter這些美國社交網站,共產黨可以委派一個黨委書記坐鎮這些美國企業總部嗎?不可以。平常可以派黨校教師到總部,如教育「五毛」一樣教育這些美帝員工深入理解、全面學習黨對互聯網的過濾方針嗎?不是不可以,不過有一定難度。所以,與其在「特別重大事故」後,才左删一段影片右封一個網站,不如大刀闊斧,把這些美帝的網站全面封殺,更可以讓中國自家品牌的同類型社交網站,免受外國競爭下拙莊成長,可說是一箭雙雕。至於是誰一開始批准這些網站登陸中國?這是共產黨內嚴重錯判啊,沒有好好認清美帝社交網站進軍中國的「陰謀詭計」,以為社交網站和其他一般網站分別不大。美帝忘我之心不死,全中國人民必須好好警剔!共產黨及時糾正錯誤,把幾個網站封了,抓緊時機把群眾在社交網站的輿論導向,在黨領導下的社交網站暢所欲言,如溫家寶所說,讓廣大群眾繼續自由地批評政府、批評共產黨,皆大歡喜,那麼,中國人為什麼還要用Facebook呢?

中國共產黨今年的頭號大事是「保七」,中短期的任務是人民幣國際化。共產黨如果批准中國人可以用Facebook,對經濟增長會有什麼絲毫幫助?沒有。Facebook可以幫人民幣打開國際離岸市場嗎?不能。以共產黨「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的特性,為什麼要讓你Facebook可以再次進軍中國市場?在防火牆開一個小洞,讓你Facebook竄進中國,根本不在中共官員擔心的範圍。Mark Zuckerburg一臉純情的對習近平說了幾句普通話,以為共產黨人會被他的真誠感動。他曾經在清華大學用普通話說過自己有位「中國人太太」,逗得全場中國學生滿心歡喜;但是他的太太明顯只是A貨中國人,沒有教曉他中國帝皇的心理。要向中國共產黨皇帝「成功爭取」,首先要打扮得好像去北京上訪的中國蟻民,不要穿西裝打領呔;一見到習近平行近,便撲前雙膝下跪,雙手捉著習近平一隻腳,老淚縱橫,一邊叩頭一邊向「習大大」指證魯煒這個大貪官,收了馬雲馬化騰一伙的黑錢,令Facebook在中國不見天日。「習大大」英明無雙,反貪腐絕不手軟,說不定Facebook這單世紀冤案,可以沉冤得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