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本土思維。
左膠思維只是一個經過;
這個經過是如何得來? 從日常生活、從社會風氣、從教育、從主流媒體……

從小被教育,不能打架;即是別人打你 或把你的東西搶走;
你都不能傷害別人的肉體,你一定要經過「正規」途徑去投訴和反擊;
變相,從小就學習爭取自己的事要靠別人幫自己出頭;
在學校,就找老師幫忙;
在社會,就找政客幫忙;
那只要老師幫不著忙 你就從此失去自己的權利嗎?
如果老師不替你取公道,你做的事就是錯嗎?
政客不能幫你爭取,你就要放棄香港給別人嗎?

這些教育,看似很好。
從小被教育,看到有人賣旗就要幫忙買;如果你不買,就是不乖。
但沒有教你去探究賣旗背後的機構是什麼;他們為什麼需要你的幫忙?這是機構收到的錢會幫到社會上那些弱勢人士?

讓坐就是乖孩子。
乖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教育到孩子覺得乖是很重要的東西?
而不是令小孩自己去認知,什麼時候什麼人需要我去幫忙。
而是指出什麼時候必須要怎樣怎樣做……
小孩從小就沒有了自己思想的空間;
長大了又怎麼可能還懂得怎樣去思考。

左膠思維,是社會給我的。
到最後我知道就算社會的道德標準是對的;
但事實是其實都要看環境看情況。
真的!

如果你住在一條村落上,
突然被外面的人入侵,
把你村落上的人傷害;你會還擊嗎?直接把拳頭送上他們的臉上?
還是你會跟住你村落上的那一套,不能打傷別人。
還是要找其他人替自己的村落申冤才是「正規」的途徑?

別人有心要破壞你的地方;
你可以做的真是只是靠政客、靠媒體、靠外國人替你出頭,替你發聲嘛?

這是一個心路歷程,
跟自己一直以來的思路去反駁。
雨傘革命最大的反思,
什麼是和平理性非暴力,
提出這個思維的用意是什麼,我們最終想要的是什麼?
我們面對的問題是什麼?我們面對的敵人是怎樣?
這個方式能否解決我們面對的問題?能否達到我們的目的?
能否對付我們的敵人?

對於抗爭路上,都一直被教育的我們。
我不否定和理非的抗爭模式是對或是錯,是所謂的乖重要嘛?
我著重的是:和理非是絕對不適用於對付共產黨。
知己知彼,你連敵人是怎樣都不認識或了解,你使用的方式又怎會成功。

所以,香港一直以來的抗爭模式,如果你相信,而繼續沿用。
不革新,不革命;
只有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