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說,人是需要睡眠的,這是人人皆知和親身體會的真理。人生數十年,可以說長又是短,而早期的人生大多都是浪費著時間,因為還未真正找到人生目標。

年輕的時候,有時會千方萬計去想如何去「hea」時間,甚至使用著電腦,亦不知道瀏覽甚麼網址好。這些事都是有成本的,但年輕時又有多少人知此何價呢?這可說是敢於揮霍的本錢。

歲月蹉跎,人漸蒼老。開始覺得從前的自己在浪費光陰了,因為算是找到人生目標了,即使找不到也許會有相同感覺,因為生活衍生來的壓力也逐漸迫近。昔日覺得一天二十四小時很長,現在反倒認為不夠用。很多事都想去做,但人天生就要和一種不可抗力對抗,就是「睡眠」。

即使你再強壯,如何去減省睡眠時間,而你永遠都不可將二十四小時用盡,夢魔總會來找你。在這資訊爆棚的年代,各範籌的資訊你也可以輕易找到,各方面的知識也找到平台去學習,你很想將它們都據為己有,但就是力不從心。而年歲繼續增長,身體也開始轉差了,不能再像年輕時常常「捱夜」,才洞悉到「黑髮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

進入夢鄉總是美好的,不但可以補充體力,又可稍為遠離煩囂的現實。有時候,更會使人戀於睡床,跟「懶惰」招手了。愈來愈想睡得更久,愈來愈想找個時段稍作午睡,希望將所有事件都拋緒腦後。

但人生有限期,追夢更是。有時你想繼續向目標出發,但現實不充許,你要為生活而每日奉上十多小時上班時間,你要被歲月偷去精神健康,到時候就是無力再去做。有很多事你計劃去做,卻不停去拖延,認為來日方長。即使你想到甚麼驚世計謀,沒有去做就是沒有去做,零乘多少也不會是一。

美好的事物總是令人嚮往,但有時卻必需遠離,避免它成為你的鴉片。是矛盾的,因為人生就是無時無刻都存在著矛盾。我們總不可脫離矛盾的輪徊,而當中有人是學會享受著這種矛盾的。就像那班黃絲,凡事集會遊行都會走出來,說要為下一代改變社會,轉眼間,又唱了首歌說「階段性勝利」,享受這種失敗,享受著這種矛盾。

我們是要學會享受矛盾嗎?當然不是,人生就是要不停和這種矛盾對抗,沒有這種長期的對抗,社會就永不會進步。即使你有超世之才,還是要去實踐出來,而一即使除多少,也不會是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