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保法案》不通過會是另一場左膠之禍?

要了解左翼是否因膠成禍,不能抽空當地社會文化及民族性。《安保法案》通過與否左膠無甚影響力,在日本左膠只是小丑,最出名的都只是個動畫大師。由此則寫,大和民族是用「和平」來打飛機,中華民族是用「戰爭」來打飛機:左翼人士在國會前集集合示威「外國勢力」多有滲透(大陸吧),日本政府知而不宣,中國則動輒歸咎外國勢力。中日兩國的「和平與戰爭」,「自信與虛怯」可謂遙隔兩岸,相映成趣。

話說回來,日本本身政府同民族文化本身就比較右傾排外,入藉條件嚴苛,地理上屬偏安島國,基本上做好自衛,便可免於兵禍。可見日本問題不會是左膠的大愛包容,反而是錯誤強化本來右傾的主義,走上盲目向外擴張的路線。二戰的日本剛剛掘起,錯跟了殖民主義的尾班車,而且跟車太貼車毀人亡。今時不比往日,日本戰後參與國際事務經驗豐富,斷不會重蹈覆轍。

《安保法安》通過修改與否,美國都不會向中國開戰,就算開戰日本何必要打別人的戰爭?

先說美國,中美共同利益巨大不用多講。中國問題對美國來說是如何既率獸食人,又不養虎為患。換句話說,如何繼續養中共惡獸作為盤剝中國人的代理,而竭止中共坐大不受控制,挑戰美國利益?隨中國人口紅利,低成本勞動力枯竭,這種搏奕關係將會維持、結束、還是轉型?此關係將會牽動太平洋區域的歷史走勢,如何處理則要拭目以待。然而,一日美國仍然是世界第一軍事強國,戰爭則永遠是美國的可行選擇。美國等待的只是一個時機,一個能將這種高風險投資,獲得超高回報的時機。在重返太平洋的戰略方針而言,中國大陸是區內唯一障礙。從戰略開始之初,美國便著手部報局造勢,以圍堵鍊的兩個南海小國越南、菲律賓作先頭部隊挑釁中國,而大陸又非常「配合」,對外處處態度強硬,更做出填海造島,破壞生態的瘋狂舉動,上演一幕狂徒以大欺小,似勢凌人的戲碼,從此中國威脅論高唱入雲。美、日兩位真正主角便眾望所歸隆重登場。

再看日本,表面《安保法案》明顯最大得益是美國。言則對日本來說,只是別人的戰爭和利益?作為東亞最強國,區內有任可衝突皆無可能置之不顧,獨善其身。樹大招風,可謂樹欲靜而風不止,實際上不存在參不參與的選擇,當然索涉任何戰爭必然有風險、亦有代價。然而,消極自保的風險和代價不會比積極參與為低,反觀兩者為日本帶來的回報卻是天淵之別。

首先,日本不通過《安保法案》不參與區內戰爭,起碼有幾個害處:一、日本作為美國區內最有力同盟,敵人無可能置之不理。若殃及池魚遭到攻擊,卻受限於《和平法》打不能還手,是將自己陷於是進退維谷的險境。 二、天下沒有免費午餐,有付出與才回報。如只局限於日本境內支援,而無法真接派兵境外參與作戰,將失去資格瓜分更大利益,亦不能有效控制境外分得的利益。三、隨著中共大國利用價值枯竭,美國在東亞將需要一個新的,可靠的代理人。日本國力夠強,而又受制美國駐軍,捨日期誰?日本亦不會錯失重新成為東亞盟主,做美國大東亞圈總代理的好機會。四、安倍早前所講:「不能讓子子孫孫繼續道歉。」的問題,深入民心,民調中超過六成日本國民表示同意,同反《安保法案》的民調相映成趣。請不要忘記日本才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老實」的發源地。錯失這次洗脫二戰罪名的難得機會,極可能會是絕嚮。再者,以現時日本右翼主政的政治環境而言,軍事自主權提高、製造局勢緊張,對右派政黨而言永遠是比較有利。

《安保法案》成功通過,不單會起制衡中國的作用,更可能重演日本侵華?

日本獨力重演當年對華侵略無甚可能,二戰侵華除了是作戰戰略失敗,亦是當年外交戰略的失誤。日本在整個東亞戰場基本上是獨力支撐,盟友就只得一個為求自保,模稜兩可,亦無力提供有效支援的泰國。因此就算重演對中國大陸戰爭,戲碼亦大有不同。首先,必然以外交為先,一定是日美聯軍,而且很大機會有台灣參與,既可與盟國分擔道德風險,更可以台灣之名轉移民族仇恨視線,更重要的是,日本不會像二戰凶殘,而是會走收買人心路線,建立文明正義之師形象。地利、人和俱備,之後是天時。要演得迫真精彩,上演時機很重要。必需是大陸內部天怒人怨,軍閥混戰之類,才可出師有名,以救世姿態出現,一洗二戰罪名,重新成為東亞盟主,所以一切還看中國內部局勢,及中美關係走向。中國威脅論收視高企,加上美日聯手接力啟動貨幣戰爭,夾擊中國大陸,大陸可謂奄奄一息。中國已對美國態度放軟,但美國自金融海潚後忍氣吞聲,經年部署只是為了小懲大戒讓大陸乖乖聽話嗎?如傳聞日元真的會再擠壓到每百日圓兌5.9港玩(膚淺而哈日貨的我表示很激動!),將會對中國經濟造成進一步打擊,內部局勢動盪,一切就有可能按劇本做戲咁做。

歷史不斷以微妙的變化而重演,未知日本又是否養得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