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昨天的文章【Are you Chinese?】,寫了一句「中國人胡潤」,被朋友留言批評,說基本資料有誤。筆者平常寫文章的一個缺點,就是用括號太多,到今次必須用括號的地方反而忽略了,謹此致歉。就像今年年初的一篇文章【全港報紙槍口一致對準的「瘋蝗漿」】,最後一段「明明是香港出錢出力栽培成長,羽翼一豐就反咬一口,對香港人說『沒有中央你們早就完蛋了』」,沒有標明出處,這其實並不是鄧紫棋說過的話,只是筆者把中國人最喜歡對香港人說的一句話寫下來,因此也有留言批評筆者惡意抹黑。

筆者自己以前也曾經對一些專欄文字的「失實宣傳」,嗤之以鼻。香港有名氣但是可以把一些基本歷史科學常識寫錯得最離譜的專欄作家,應該是陶傑。要做到文章一絲不苟,沒有錯字,基本資料無誤,想表達反諷的地方讀者不會以為「曲到直」,這對作者的文字功力、常識根底和個人投入的時間都要求很高。不過,這些「理性」的元素,卻往往不敵難以量化的「感情因素」。專欄文章不是學術研究文章,沒有評審會,只有讀者,而讀者要求的不是準確性,而是「睇完覺得幾好,下次想再睇你寫多啲」。譬如一張報紙一大版十數個專欄作家,讀者往往只會追讀某某作者的文章,其他根本連望一眼的時間也不會花。然而,文字作家也當然有自己的「文字責任」,不能胡說八道,這和其他傳媒人的責任是不惶多讓。

昨天的文章其實就是用一個感性的角度,叫讀者不用理會什麼華人華裔的「枷鎖」,對 Are you Chinese 這個問題直接說不,表明身份,I am a Hongkonger,在外國宣傳「香港人」的「主體地位」。為什麼?因為一旦考慮什麼「中國的香港人」、「香港的中國人」,「香港華人」等等,馬上便會糾纏不清,而這種糾纏不清,正正就是中共對香港人身份認同的殺手鐧——中國人念念不忘的,是要求「華人」「認祖歸宗」。筆者認識一個移民到美國的台山人,大罵香港人「憎共產黨憎到癲咗?連祖宗都唔認?」筆者笑言「小心你啲台山鄉親鬧你移民到美國,唔認祖宗哦。」但他當然覺得兩件事的「性質」完全不同的了。

共產黨對於尚未統戰成功的群體,利用的手法就是「求大同」,再在這個「大同」上做手腳。譬如和國民黨的「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目的就是要台灣人在「中國」的「金鐘罩」之下,不能立國;對付海外「華人」,那個金鐘罩就是「血統論」。中國人對於這個「華人血統論」覺得理所當然,他們不會想:「中華民族」這一個詞到底在什麼時候才出現?中華民族不是口口聲聲有五十六個民族嗎?如果 Priscilla Chan 可以算是「華人」,那麼 ISIS 的維吾爾族「戰士」又算不算是華人了?一聽到 ISIS,聰明的中國人當然馬上劃清界線。還有蒙古人啊哈薩克人啊,三百萬蒙古人住在蒙古國(拜托,請不要改叫人家的國名做「外蒙」)、一千八百萬哈薩克人住在哈薩克,他們又算不算是「海外華人」了? 退一萬步,他們統統都不算「海外華人」的話,那麼還不是如筆者所說,中國人只要覺得某某個樣「似」自己,就可以成為「海外華人」?這個「似自己」的「標準」,如果繼續以「血統論」來追索下去,就大概會是指「漢族」和其他長得像漢族人的小數民族,是不是?Wait a minute, 朝鮮族也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一員。中國人不妨到韓國「挑機」,說聯合國秘書長是「海外華人」,好不好?噢,還有一個,就是《百善榜》的胡潤,他懂得利用中國人的思想方法,去清楚分辨哪個是「海外華人」哪個不是,他才最有資格成為海外的「中國人」呢。

【Are you Chinese?】: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9/22/21770/
【全港報紙槍口一致對準的「瘋蝗漿」】: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1/19/1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