惰性是人與生俱來的一種特性,此乃人所共知。但凡每一個人都會有惰性,驅使人維持著現時的狀態。基於人的本能需要尋找安全感,而慣性令人傾向留在一個已了解熟悉的環境,從而得到一份安全感,這個習慣了的環境,有人會稱之為「舒適區」(Comfort Zone)。人在舒適區待久了,雖然充滿安全感,但上進心卻逐漸減少;長期處於安逸之中,使人不思進取,同時亦因久久沒有出現競爭的處境,致使同樣是人性與生俱來的危機感漸漸消失。既然如此,舒適區跟牢籠又有何異處?因為在舒適區住上一段日子的人根本再也無法走出這個舒適區,只要踏出舒適區一步便已感到惶恐,四處草木皆兵,要離開這裡展開新的旅程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人的慣性,不知不覺間成了束縛自己的桎梏,而那份讓你倚賴的安全感卻變成阻礙你自由的綑綁。

在同一個工作環境工作久了都會有同樣的問題:熟悉的工作環境,人、工作、事情都會成為舒適區的一部分,再接下去當連危機感都消失殆盡之時,這個人就肯定永遠走不出他的舒適區,常常聽到的中年失業如何令人走上絕路,造成毀滅性的結果,大概就是如此。中年人多數已在同一個工作環境待過至少八年十年,在自己的舒適區久了導致失去危機感和進取心,到了經濟不景公司要截員減冗之際,抑或公司快將倒閉之時,他們才察覺到自己身陷險地,如此時刻才覺悟已是太遲。

同一道理,港人為何對政府的無能感到不滿,明明在茶餘飯後跟友人談及政府施政不當的時候是如何義正詞嚴;講到政府的昏庸糊塗之時是如何侃侃而談;批評張土佬的「行政長官地位超越行政、立法、司法三權」論那時是如何的慷慨激昂;在電視上看到立場飄忽不定的葉劉在車公廟前如何在發叔旁邊被麒麟撞至仆街的時候是如何的興奮雀躍,但為何港人依然默默地接受如此一個不堪的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剥奪他們的自由和權利?原因很簡單,因爲香港政府自九七後,不斷粉飾太平,將香港塑造成一個近似舒適區的環境,聲稱九七之後「馬照跑,舞照跳」,生活方式不變,一眾港人信以為真,認為就算政府氣候有所改變亦無可厚非,畢竟香港有太多像王菀之之流——高舉「我討厭政治」旗號的人。

截圖來自YouTube【 尋找仆街的故事-JFung Remix 】Official MV

截圖來自YouTube【 尋找仆街的故事-JFung Remix 】Official MV

港人一向各家自掃門前雪,事情未去到損害自己利益的地步就不聞不問,在這個「九七後香港舒適區」生活久了,開始失去危機感:張土佬大叫特首高於三權,他們知道是荒謬的;促成雨傘運動出現的是民心而非蛇齋餅糭,他們都知道;執法機關選擇性執法,袒護權貴和大陸人,他們通通都知道,只是他們為何選擇做「沈默的大多數」而沒有挺身為香港的未來做點事?是惰性,即人的慣性使然,令他們不去到事情最壞的地步是不會走出來,事情不損害到他們利益就不會發聲。

或許,中共將香港塑造成現在這個舒適區的模樣是一步不錯的棋,要剥奪港人的自由強行融合不需要由大陸事事親力親為,最有效的就是利用港人即我們的雙手自己去剥奪這一切,到時大家就只能夠逆來順受大陸人的天朝管治。